• 2010-12-03

    苏珊 Part 2/3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86653291.html

    3.
    苏珊走进霍华德的工厂的那天天色又是灰蒙蒙的一片,工厂大门有马车和工人忙碌地进进出出,马车的轮毂吱吱哑哑地压过刚下了雨的泥泞的路,溅起的污渍弄脏了苏珊的裙子。苏珊不理会路过的每个人向她投去的惊讶的眼神,一面小心躲避地上的积水,一面左右张望着向工厂深处走去。那些平日里在房间窗口望见的一排排容器到了面前竟然遮天蔽日地比苏珊从来见过的最高的房子还要更高,那些缠绕在容器边沿的错综复杂的管道像是有生命一般地抖动着,发出呲呲的响声,抬头望的时候看到高矮不同的容器中间的缝隙里穿插了烟囱,朝天空吞吐着黑色或是白色的烟雾。

    苏珊笔直地走了很久,发现不知不觉自己已经穿行在林立的容器之中,四周弥漫着难闻的热腾腾的空气和震耳欲聋的响声,周围再没有工人,苏珊莫名地觉得每一个容器和每一条管道都好像在振动着对着她龇牙咧嘴地说话,而她向身后看的时候却再也记不得来的时候的路了。苏珊开始有些害怕了,她攥紧了裙摆小心地踩着已经被油腻的柏油路和泥泞染得脏兮兮的小皮鞋向前摸索,她想该是时间离开这里了。她募地明白原来霍华德从不带她进他的工厂果真是因为这里并没有什么好玩的东西。苏珊心想保罗和霍华德这个时候应该都工厂里,如果她能找到保罗,或是找到任何这里的工人,告诉他们自己是霍华德的女儿然后请他们带她离开工厂就好了。

    苏珊正琢磨着自己应该在横在前面的一排管道前左转还是右转的时候,突然听到隔了几个容器的远处有人朝着她的方向很大声地喊,“喂,请把那里的阀门打开吧。”苏珊愣了一下,觉得那个声音似乎耳熟,看到声音传来的方向有依稀被挡住的人影在晃动,苏珊欣喜地想要离开的时候瞥见面前自己脚下两只阀门转盘-----黑色的和红色的。开红色的吧,苏珊心里无端嘀咕着,蹩脚地蹲下身来去抓住红色转盘的两端皱着眉头用力拧了起来,转盘背后被人用油漆朝着逆时针方向的箭头标记了“打开”的字样。

    阀门之前被人关得很紧,苏珊咬着牙觉得手指关节被硬邦邦的阀门夹得生疼,却一心想要打开它。忽然一股白色的蒸汽毫无征兆地从阀门背后的几个方向的孔中喷射出来,苏珊的手感觉到那火焰般烫人的温度便“呀”地一声尖叫着松开了阀门,吓得坐到了地上。不一会儿苏珊的周围的空间里便全部飘满了火热的湿漉漉的蒸汽。远处的人大概是听到了苏珊的叫声觉得异样,麻利地穿过容器之间密布的管道向苏珊赶来。苏珊在白茫茫的蒸汽里看到那个人冲过来重新拧紧了红色的蒸汽阀门,然后转过身来,扯下身上的橡胶手套和羊皮袍子,惊讶地说,“苏珊,你怎么会来炼化厂?”

    这一会儿的苏珊安心地把整个身子蜷在保罗刚递给她的羊毛毯里,刚才被蒸汽弄湿的脏衣服和鞋袜被保罗用水洗了晾在一旁一条呲呲作响的输送热水的管道上。 “别碰那些红色的阀门,”保罗走过来,给苏珊端来一杯刚泡好的蜂蜜绿茶,“甚至不要企图靠近他们,那些红色的-----你不想被蒸汽烫到第二次了吧。”苏珊大口吞着冒着气的热茶,感觉身体又暖和了许多,她觉得保罗应该可以回答她的问题。

    “你知道霍华德,嗯,我的继父,他是做什么的吗?”

    “你父亲?”苏珊感觉保罗有意强调了一下,“噢,他是个伟大的人。你从来都没听说过你父亲是做什么的吗?”

    苏珊对着保罗茫然地摇摇头,苏珊觉得自己和霍华德相处的时间一定远不如保罗。

    “嗯……”少年脸上的表情严肃了些,一边用手指了指苏珊捧着的杯子,“好吧,你喝完那杯茶了么,我带你去个
    地方。”

    苏珊脚上套着着有些笨重的长筒橡胶鞋被保罗牵着手穿梭在工厂密布的容器和管道间,不时有披着羊皮袍子的工人走过来对保罗打招呼同时惊讶地看着还裹着羊毛毯的苏珊。保罗一一介绍着他们经过的容器,“这些是丁烷和戊烷的油桶,这是液态氢储存罐,后面最高的那个银色的是原油精炼塔……喂,苏珊,你在听吗?”他们来到工厂最边缘一个最大的黑色容器前,苏珊看到底端银色的支柱之间低矮的空间里有几个工人不时地往里铲煤,容器里赤红色的火焰翻滚着发出轰轰的声音,整个容器像是一头黑漆漆的巨兽在苏珊面前咆哮。“这是熔炉,为整个炼化厂烧制高温蒸汽的地方。”保罗介绍着,又指着缠绕在熔炉边的铁质扶梯,“走吧,去看看上面我工作的地方。”

    铁梯一路盘旋着通往熔炉的最高处,在那里紧挨着熔炉的地方有一块不大的小平台,面前一盏大白炽灯下的控制台上分布了不同颜色的阀门和拉杆,在这里可以眺望整个炼化厂的所有装置。被保罗拉上平台的时候苏珊忽然感觉到一阵清新的海风混杂着熔炉顶部火热的空气温暖地朝着她的脸颊吹散了苏珊一整个下午呼吸到的浑浊的刺鼻的空气,远处海峡边的景色和海峡对岸的山让视野忽然开阔起来,这里顿时没有了在炼化厂压抑的感觉。除了脚下离他们最近的熔炉发出的已经不那么大了的轰鸣声,再没有其他让人感觉压抑的噪音。已经快是傍晚时分,苏珊看着已经变成金色了的硕大的太阳向着海峡对岸的山峦后落下去,不由得呆住了。彩虹,她忽然这么想,这样的场景通常应该会有一道彩虹挂在海峡之间的。

    “美吗?”

    “嗯。”

    “整个炼化厂从原油中精炼的燃料,燃烧效率要比驱动那些火车和磨坊用的煤要高得多。”保罗站在苏珊身后解释说,“如果能把这些燃料合理利用,将使普通人的生活不再必须依赖魔法。这些燃料,即使作为战争武器,也拥有比大多数中低级魔法师可怕得多的威力。可这个国家毕竟向来由魔法师们统治,他们不愿承认魔法的衰弱,随时都有可能来抢夺你父亲的所有研究。”保罗转过头来,他的半边脸在夕阳下的表情既认真又温和,“总之,你的父亲不是魔法师,但他让普通人也拥有了魔法师一般的能力。所以,现在你喜欢这里了么?”

    “嗯。”苏珊若有所思,她忽然对霍华德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如果觉得太闷,可以爬上来这里待一会儿。如果我不在的话,走的时候不要忘记关灯。”保罗对苏珊眨眨眼,然后还没等苏珊开口就补充道,“对,你以后当然还能来这里。”

    4.
    在熟悉从炼化厂大门到厂区靠海的最里端位置的熔炉以后,苏珊接下去的每个午后都会来找保罗。苏珊会坐在熔炉塔顶平台边的阶梯上吹着被熔炉加热了的温暖的海风听一旁的保罗认真讲那些自然知识,苏珊觉得比起从小到大受过的魔法史教育,保罗口中的“科学”-----保罗说霍华德这么称呼它们-----要有意思得多。然后到了每天傍晚太阳快落山的时候,保罗会送苏珊回家,顺便把霍华德每一天的实验样品和数据带回他家中的实验室。苏珊心想是不是霍华德已经知道了自己每天下午都和保罗一起呆在炼化厂里,她暗自琢磨着既然那么久霍华德都没有向她刻意提到这件事情,是不是自己的继父这样就算是默许了。

    保罗说,最初在霍华德建立炼化厂的时候,经常会有国家派遣的魔法师用各种方法妨碍高能燃料的研究和生产,那些紧挨着的铁质容器因为良好的导魔性而非常容易受到魔法的氧化攻击,这让当时的炼化厂蒙受巨大损失。后来在霍华德和议长马克西莫大法师的交涉下炼化厂内的研究和生产得以在议会的魔法师们的监督下勉强继续,但霍华德依然担心工厂会有一天会再次遭到攻击,便在工厂内除了熔炉的所有大容器管道甚至路灯上都镀了一层对魔法绝缘的锌,镀锌的原因只有炼化厂内的少数人知道,这也就是为什么工厂内的大多数容器管道看上去都是银色的原因。至于熔炉,只有它底下的六根支柱被镀了锌,它本身的炉壁很厚,并不怕普通的魔法攻击。

    时间久了,保罗会把霍华德在实验室里留下的笔记和这一天还没带回霍华德实验室的试管样品给苏珊看,于是在每个午后坐在保罗工作的熔炉最高处的台阶上吹着海边的暖风,晃着腿喝一杯暖暖的蜂蜜绿茶就成了苏珊最愉快的事情。苏珊会指着摊在地上的霍华德的笔记和著作,像是一个贪婪的孩子那样缠着保罗把一切问个究竟,经常是那些连保罗也很难回答的问题。

    “如果可以用高温蒸汽快速腐蚀铁质容器,那魔法蒸汽会不会有同样的效果呢?”

    “铁在含碳量大于多少的情况下才会在淬火后变成易碎的盐镁矾(Martinsite,< 850℃)?”

    “最后一个问题,为什么熔炉中的火焰是红色的,而精炼塔顶戊烷燃烧的火焰却是蓝色的?”

    苏珊空闲的时候仍然会去城镇中心走走,经过疯婆婆的水果店的时候都会顺便带一些水果回家,苏珊特别喜欢疯婆婆的水果,各种各样颜色和形状的都有,有时候是用她自己攒下的金币买的,更多的是疯婆婆送她的。后来有一次苏珊问疯婆婆,为什么她店里的水果要比集市里任何其他店里卖的看上去大小差不多,味道却特别甜。苏珊指着疯婆婆袖口下若隐若现的魔法手镯问,“婆婆是不是对这些水果都施了特殊的魔法?”

    疯婆婆又一次眯起眼睛笑了,苏珊觉得她笑起来的样子就像是慈祥的长辈一样。疯婆婆起身从里屋的柜子里翻出一个用粗麻布编织成的袋子,苏珊一眼就认出那是每一次霍华德带着她路过这里交给疯婆婆的袋子。疯婆婆用手撑开袋口,把袋子凑了过来,一股像是腐烂植物的味道立即冲进了苏珊的鼻子里,苏珊于是皱起眉头疑惑地看着疯婆婆。

    “你去过你继父的炼化厂了吧。”疯婆婆用悠悠的声音说,“好心的霍华德,他每次都把炼化厂产生的硫废料合成化肥送来。这些可都是好东西啊,混在土壤里就能让我的水果长得特别好。”疯婆婆接着说,“因此有时候, 魔法并不是万能。别的那些水果店里的人都会花大钱请魔法师们帮他们把水果变得看起来又大又漂亮,我不会,因为那改变不了水果本身的味道。在科学的力量面前,魔法总有一天会变得渺小。”

    “婆婆也知道科学吗?”苏珊问。

    “嗯。霍华德是个了不起的人,他创造的科学在很多时候比魔法更伟大。他把它们看作是自己的生命。”疯婆婆抬起头,把一只削好的香梨递给苏珊,“所以,当有一天有人想要抢走霍华德创造的这一切,小姑娘,你会愿意帮他守护那些东西么?”

    苏珊想起保罗说过疯婆婆会预言未来,她不知道疯婆婆这句话算不算。

    终于有一天,她跟着保罗回家的时候发现霍华德比她更早回家了,他站在门前似乎在等他们。霍华德脸上并不轻松,苏珊可以明显感觉到自己的继父疲惫而忧虑的神态,可他仍然勉强摆出一如既往的冷漠。他指着保罗怀里装了样品和实验笔记的纸箱说,“保罗,把这些都放在这里,你等一下。”然后回头来说,“苏珊,换了衣服,先上楼用晚餐吧。”苏珊清晰地听到霍华德口中微微叹出的一口气。

    (未完待续。)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苏珊 Part 3/3 2010-12-03
    苏珊 Part 1/3 2010-12-0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