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3-08

    福安的模糊日志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60125864.html

    每年这个时候学期刚开始的时候总是人仰马翻。选课,学费,银行帐户,身体检查,还好Richard今年让我寄宿他家,至少少了这样最最头痛的事情。他家有什么噢?有我扛来的可以一起玩的PS3,有球球-----Ball Ball Chen (F)-----他家的比雄狗,闷了有个聪明人可以说话,还有钢琴。大学最后一年因此可以不那么痛苦。

    YAMAHA的钢琴是07年的时候我们两个一起去挑的,当时一天跑了好多家乐器店,最后还是买了这架看起来很普通的黑色大盒子。没办法啊,我们两个都弹了那么久的钢琴,知道的钢琴品牌却很少,YAMAHA的东西做工上乘音色上却撑死只能说是中规中矩。然后这两天钢琴的盖子几乎每天都开在那里,有空没空开心不开心饭前饭后睡前睡后都会不自觉地坐到琴凳上发泄下。只是我只会弹莫扎特,Richard只会弹贝多芬,可我把莫扎特弹得像是深褐色悲伤的贝多芬一样,Richard的贝多芬却愉悦得像是淡粉红色的莫扎特一样。

    我们每天都会带球球出去跑步,一般是傍晚饭前那会儿,在斜射的阳光底下它就像是一团白色的雪球在草地上飞快移动。饭后我们会给院子前后的花草浇水,水管那头的喷嘴里溢出的水帘在还没散尽的夕阳底下就照出一道很耀眼的彩虹,这时候球球就在彩虹底下穿来穿去享受水幕下的清凉。我和Richard一直都觉得球球应该认为自己是人类,因为它和我们在一起的时候可比和朋友家的大狗在一起的时候开心多了。

    到了夜晚夜晚Richard就用那台震慑灵魂的-----一定只能这么形容的-----Bose Companion 5组合音响把A-Lin的新歌《分手需要练习》放得整个二楼的屋子的每一个空气分子都共振起来。我说,这歌不能多听的,这歌多听要被唱衰的。于是下面一首歌就变成了Lady Gaga的《Bad Romance》,天哪……

    礼拜天的时候,我们两个说好把各自锁在自己的房间里把周二要交的,我们拖了很久了的,实习工作报告赶出来。于是那天早上在我们9点起床以后,各自拿了牛奶和面包上楼以后就真的关起了房间门打开电脑敲键盘。10分钟以后,Richard敲门,“hey, 你写到哪了?”;再过了半小时,Richard敲门,“hey, 你写到哪了?”;一个小时以后,Richard敲门,“hey, 你写到哪了?”;又过一个小时,Richard敲门,“hey, 你写到哪了?”……

    在下午四点的时候,我们都让人惊讶地完成了整篇10页的报告并且都表示都不愿意再读一遍以后,愉快的下午茶时间就开始了。PS3的两只手柄是我们发泄情绪的最好地方,PES2010(实况足球)被我们用英格兰和法国操控得像是斗殴一样不停恶意犯规,电视上的蓝白两色的小人在不大的草场上胶着得难舍难分。2:2。

    晚饭过后的时候,我们把两瓶各自来自中国和台湾的高粱白酒打开来“尝一尝”。Richard那瓶叫“玉山陈年高粱”,50度的,反正我带来的是52度的五粮液,然后我们各自倒了一点尝。Richard评价说五粮液“非常难喝”,我说他们那个酒“很苦也很难喝,五粮液熟悉多了”。冰箱里有台湾带来的腌制的上好的“乌鱼子”,我们于是又就着它多喝了几小杯,还是都觉得对岸的酒比较难喝。

    恍恍惚惚微醉的时候,我晃悠悠地走到钢琴边一屁股跌在琴凳上。我都不知道我的手指什么时候在黑白色的琴键上的,我感觉因为喝了五粮液以后整个人都快从琴凳上飘起来了-----只是钢琴发出来的声音近来第一次变成了真正的莫扎特,那种盛夏阳光下的,伴随小孩子无忧无虑在金色的麦田里追逐打闹的旋律。最近有好多事情要烦心的,每天掐着手表把做完了的事情一项项从日记本上钩掉-----不过既然现在有那么一会儿什么都可以不去管,这感觉不错。

    La Fin

    分享到:

    评论

  • LA FIN
    LAUGHING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