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10-01-06

    上海的“硬盘”那点事儿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56229035.html

    这一天我下班走出六号线的地铁站出口,准备再步行20分钟到家,一辆红色的沃尔沃突然停在我面前,摇下窗户以后探出一张脸,那个戴黑边眼镜的秃顶中年人一脸笑容地用普通话问我:“请问杨高路下立交怎么走?”然后我就愣住了,我也只是隐约记得在地图上看到过这个地方而已却有些想不起来该怎么走。片刻之间我感觉自己脸上堆满了尴尬和爱莫能助。这让我想起一个近来在上海本地人的论坛上形容在沪外地人的热门词汇-----“硬盘”。

    上海越来越繁华,生活成本越来越高,衣食住行无一例外。对于每年疯狂涌入这座超级大城市的成千上万的外地人来说,比如我,在感受大城市的四通八达和人潮汹涌之外也在感叹因为日行渐涨的物价而随之增加的一切花费。如果要用新闻里的具体数字来描述,2009年圣诞节那会儿的统计里,上海常驻人口超过2000万,其中只有67%是本地户籍,仅仅几个月前,前面那个数字还只是1900万。而因为上海相对宽松的户籍政策,实际滞留上海的人口早已经超过2800万,基本上上海每两个人中就有一个人是外地人-----也就是“硬盘”-----到处都是外地人。

    在上海住久了,就会看到这里的人像是金字塔一样被清晰地三六九等地分类来。塔尖上的那群精英每天坐在Mecedes S600或BMW 760Li的后座上驶过静安商业区进出陆家嘴的超高层写字楼的玻璃办公室里;金字塔中层的高级白领们有的自己开车有的打出租车跟在他们的老板身后进出同样的地方,只是下班后多了时间去久光百货淘淘打折的名牌包罢了;而剩下的超过95%的普通上海人来说,在高峰期拥挤得像是沙丁鱼罐头一样的地铁和公交车,还有更加拥挤的路面道路上,每天上下班路上耗费的近3小时时间让他们变得麻木。

    外地人都说上海人小气,可他们却没有选择,在这里无论是本地人还是“硬盘”,日子过得都并不轻松。上海人一直眼热北京人,帝都的国民可以享受四毛钱的公交车票和两块钱全城随便乘的地铁票,但在上海这个比帝都更加发达的城市竟然真的有连地铁都坐不起的人-----单线地铁票价是4块钱,每换乘一次就加2块钱,如果家住偏远的住宅区,单程就可能花费超过6块钱。去年夏天之后,出租车再次调价,计价器跳得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加欢乐,对于开车上班的人来说,不断上涨的汽油价格也不是什么好消息。房价在2009年依然疯狂上涨,内环内再也找不到3万块钱以下的房子了。对于那些靠正常收入过日子,省下紧巴巴的购房预算的上海人来说,买房在近几年终于彻底变成了一件可望不可及的事情。他们说,与其买房,等待拆迁大概更加现实一些。

    好多外地人都觉得上海24小时便利店里的中年店员阿姨们很不客气,实际上她们未必针对谁,她们对谁都那样,就像是帝都公交上的售票员。可是现在,真正冰冷的目光来自于那些年轻人-----因为那些“拎不清”的“硬盘”们影响了他们的生活质量,侵犯了他们的生活空间,抢夺了他们的生活资源。外地人之中,不少人愿意以更低的工资做同一份工作,于是被认为抢走了上海人的饭碗;他们之中不少人不那么讲究礼仪秩序和卫生,于是被指责为让上海变得脏乱和缺乏规矩的原因。而好多外地人明明拼命工作,不择手段地想要留下来,却不断指责上海和上海人的种种不是。这终于激怒了上海本地人。

    需要发泄的上海网民于是在各个论坛里用带有“外地”和“外地人”的词汇粗暴地表达了他们的愤懑。在这两个词相继被屏蔽之后,“外地”的表达变成了首字母WD,然后又被同样是WD的西部数据公司West Digital-----的产品“硬盘”取而代之-----如果你愿意,还可以用“硬盘”的拼音首字母YP来表示。除了“硬盘”本身,那些时常在节假日时令回老家的“移动硬盘”,那些真正融入上海生活,价值观和生活方式都令人无可挑剔的“优盘”,和与此相对的“坏道硬盘”的类似词汇都不断通过猫扑,天涯和开心网蔓延出去。那些不会讲上海话并且对于海派文化不感冒的的外地人都相继被贴上了标签。

    从徐家汇到南京东路步行街,到处都是高高竖起的2010世博会的广告和“海纳百川”的公益口号,上海也的确以“海纳百川”的胸怀吸纳了一代代的“外地人”在这里生活和成功。但对于大多数“硬盘”们来说,仅仅是难懂的上海话一项,就可以使本地人和外地人对立起来。一些在沪的外地人不断在媒体上表达他们的不满-----上海人不应该在公共场合说上海话,这是对外地人的不尊重。这到底算不算“不尊重”倒很难说,可这确实让人觉得别扭。虽然即使是提起“硬盘”时再不屑的上海人,朋友圈里也会有外地人,可当“硬盘”作为一个整体出现时,在上海人的心里,“我们”和“他们”的界限就立刻清晰起来。毕竟有限的资源需要花力气争取才能获得,房子,工作,升职机会,地铁里的一个座位……

    而这样的矛盾还在延续。12月23日,在上海的动感101频率“音乐早餐”节目中,两位上海80后主持人像平时一样在闲聊中插入了一些上海话,在临近节目尾声时,他们收到了一位在沪外地听众的短信:“求你们不要再说上海话了,我讨厌你们上海人”。于是就有了主持人晓君那段著名的回应-----“请你以团成一个团的姿势,慢慢地,比较圆润地离开这座令你讨厌的城市和令你讨厌的人”。这段显然触犯了主持人大忌的回应迫使他在第五天做出了书面道歉,但这个87年的小男生却成了本地人心目中保护上海话的英雄,而“团成团,圆润地离开”也不可避免地成了网络上最近的流行语。

    坐在车里的那个秃顶的中年人还在等我的答案,而在我镇静下来的时候一张完整的上海地图正在我脑子里展开来,在把脑子里的地图按照眼前的方向逆时针旋转了270度以后,我指着百米外的岔口对他说,“在那个红绿灯的地方直走就好”,随即得到了那人竖起大拇指的一句“谢谢”。我再次尴尬地摸摸脑袋,作为一个标准的“移动硬盘”,认路这样的活儿对我来说显然不容易,不过那个竖起的大拇指倒是让人很受用。其实之所以上海能够“海纳百川”,关键在于上海人的自信罢了,而如何能让那些“硬盘”同样自信起来,可能才是矛盾的唯一正解。

    La Fin

    分享到:

    评论

  • 这篇有意思,学了些新知识
  • 上海话和宁波话差不多呀,不会说,听懂应该没问题
  • 见证你们的博客的复活
  • 每一个地方都带有地方保护主义吧,这个只能慢慢地去适应当地的生活融入进去,加油吧。
  • 超开心Blogbus能复活的!
    既然如此。。。就接着用Blogbus吧,新浪博客随它去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
  • 这blogbus又回来了?那你sina那个还用不用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