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2-24

    巴塞罗那 III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54884394.html

    巴塞罗那 III

    Christmas Eve 2009, by Franklin

    把故事献给我亲爱的姐姐,希望她能享受这个愉快的圣诞节。

     

    沈嘉瑶结束一夜的梦境睁开眼睛的时候,窗外伦敦德里的天空正一片阴郁,只有稀疏的阳光穿透厚厚囤积的云层缝隙,在白色的屋顶和雪地上画出几个零星的光斑。风声偶尔在室外呼啸,室内壁炉里已经哔啵燃烧了整夜通红了的竹炭在小木屋里发出让人苏醒的热量。壁炉旁边是一颗刚截下来的一人高的小柏树,墨绿色的树冠上沾染着未融化的雪花,再旁边是忙碌的陈曦和地毯上摊了一地的圣诞树挂饰。嘉瑶感觉眼前一阵惺忪,揉了揉眼睛再睁开,不由地发出“咦”的一声惊讶,随后瞥见墙上的翻斗式日历挂钟上黑底白字的“24 DEC 2009才勉强回过神来-----原来又是圣诞节了啊。

     

    在梦境里,她捏着一小支白色的棒子塞到罗德里格斯手里,往日里平和温柔的华裔西班牙少年只是扫过一眼,就褪去了笑容,那一刻他的眼神竟然和自己一样惶恐。过了良久,罗德里格斯放下了手,把验孕棒丢进书桌下一个抽屉里,两道浓浓化开在白色棒身上的墨色粗线直到抽屉被合上的前一刻还刺入他们眼中,像是竭尽全力要证明自己原本就出于一件酝酿已久的秘密。嘉瑶看到罗德里格斯走过来,牵住自己的双手,他的眸子里已经恢复了她所熟悉的温暖,她听到他镇定明亮的声音传来-----既然这样……后面便没了声音。

     

    后来嘉瑶原本想要急着要听完罗德里格斯的话,却突然仿佛一脚踏空了的感觉,被硬生生从梦境里抽回到现实中。嘉瑶坐在床上呆呆看着房间那头的陈曦把三只金色的磨砂玻璃球依次挂到柏树蓬松的三条树枝上。既然这样,她想,就把孩子生下来么-----Rod是这么想的吗。

     

    嘉瑶蓦地开始想念去年的圣诞节。在那个清新宁静的早晨,米拉公寓波浪形的阳台围栏外填满了巴塞罗那冬日里阳光下蔚蓝色的净空,和煦又美得让人窒息。在餐桌前大口吞下整只牛角面包和一碗芒果西米露的早餐的时候,惹得一直在旁敲击电脑键盘的罗德里格斯从屏幕后面探出头来对这女孩难得不雅观的吃相抬了抬眉毛。Rod,嘉瑶开口的时候嘴里仍是满口的培根黄油和面包,她刚学的几句加泰罗尼亚语就像是嘴里嚼碎的食物那样含糊不清,Tenimunpla--d'avui?今天我们有计划么?)

     

    罗德里格斯只是轻轻地哼了一声,随后把电脑屏幕掰了过来,嘉瑶看到屏幕上一把巨大醒目的亮银色电镀三叉戟被烙在一辆陶瓷白色的流线型跑车的前进风口中央。罗德里格斯的眉毛弯了起来,他说,Anem ara a València.我们现在去巴伦西亚。)

     

    走出旅馆的时候,眼前的陈曦和嘉瑶一样裹着带皮草帽檐的大衣踩着雨鞋,伦敦德里晦涩潮湿的冬天在此刻云层的覆盖下又寒冷了些。只是午后,这个位于北国北方的小城却让人感觉已经是黄昏了一般的沉寂,只有屋顶瓦片上空呼呼作响的北风和偶尔划破风声而掠过的海鸟才让人感觉到生机,除此之外就仅剩在青石板上奚落而过的马车的马蹄声了。穿过一片草场的时候,嘉瑶渐渐落在了陈曦的身后,深深浅浅地踩着身前陈曦的脚印前行,白色的草地上他们一开始并肩留下的两串痕迹于是便消失了一串。

     

    嘉瑶看着有意放缓脚步的陈曦的背影为她阻挡了风寒,自己脚下又踏着已经被陈曦踩实了的足迹,不再像原先那样陷在松软的雪层里那样举步艰难,心里渐渐生出一股暖暖的幸福来。嘉瑶感到这个像是披着黑色长袍的魔法师一样的男孩正把她包裹进一股沉默的温柔里,把她当做成他的禁脔一般保护起来。嘉瑶忍不住为这样的默契偷偷地抿着嘴角笑出声来。

     

    而去年这一天,地中海沿途两个小时的火车行程短暂而又愉快,似乎有人在观光车厢的玻璃屋顶外把08年冬季加泰罗尼亚大区的阳光一路搬到了南方的巴伦西亚大区。只是刚过了午后,嘉瑶就被罗德里格斯拉进了玛莎拉蒂在巴伦西亚市中心的直销店里。罗德里格斯把嘉瑶领到靠街边的落地玻璃墙旁的沙发上坐下,沙发前是一辆通体湛蓝色的玛莎拉蒂Quattroporte新车。罗德里格斯俯下身说,很快就好。

     

    然后没有理会嘉瑶诧异的表情就迎着柜台后的销售小姐走过去。直销店的销售小姐是个伶俐的西班牙女孩,笑着迎上来打招呼。可嘉瑶的西班牙语不比加泰罗尼亚语好多少,完全听不懂那女孩和罗德里格斯之间的对话,于是只好像是在观看一场哑剧表演一样从两个人脸上的表情和不断在图册上比划的手势中踹度其中的含义。一会儿罗德里格斯走回来,朝着她耸了耸肩说,嘉瑶,他们说如果要买白色的,就得等八个月。嘉瑶歪了歪脑袋漫不经心地问,那蓝色的呢。罗德里格斯愣了一下,忽然用夸张的表情一只手戳着他们身前的那辆车,另一只手捂着嘴凑到嘉瑶耳边哈着气问,你是在说你喜欢这辆吗?嘉瑶像是一个刚刚被奖励了糖果的小女孩一般,用力点头“嗯”了一声。因为是天空的颜色-----半小时后,这辆挂着刚烫压的“CIELO”(del cielo = blue sky, el cielo = heaven)牌照的湛蓝色的玛莎拉蒂四门跑车便载着两个人奔驰在回程的公路上了。

     

    后来罗德里格斯说,按照合约,这辆车需要作为展示车辆在专卖店里停留到月底,可是既然我的女朋友喜欢它,销售小姐说会私底下把合约改成展示到圣诞节为止,这就是为什么现在他们可以直接把它开回巴塞罗那的原因。说到“女朋友”三个字的时候,罗德里格斯表情不自然地斜着眼瞟着副驾驶座上茫然摆弄着手机挂件的嘉瑶,故意大声地咳嗽了几声。

     

    陈曦    从马厩里牵出一匹爱尔兰纯血统马来走到坐在牧场栏栅外的的长椅边。近两米高的马儿浑身栗色的皮毛包裹着俊朗肌腱的宽体身线,口鼻部分却是白色,深沉凹陷的双眼炯炯地看着正在抚弄它脖颈的陈曦。陈曦麻利地绑好马鞍和缰绳,取下背包挂在马鞍一侧,在嘉瑶的惊呼中踩着马蹬一下就跨到了马背上,一手攥着缰绳,一手俯下身来把嘉瑶拉上来跨坐在自己身前。

     

    在身下的骏马奔跑起来的时候,嘉瑶只觉得这种一颠一颠的感觉让人的心不知觉地收紧了起来,耳边除了呼呼作响的风声什么都听不到,最后只好完全把整个身子尽量靠到陈曦身上。嘉瑶看到绵延的牧场在最远处和漫天灰白色的云层连成一片,湿漉的空气中可以清晰地分辨从云缝间倾泻到草地上的光柱,身后是山谷间被雪覆盖了屋顶的安详的德里小城。只是迎面吹来的冷风让人睁不开眼睛,又针刺一般地直往脖子里钻。陈曦察觉后让马慢了下来,从背包里取出风镜让嘉瑶戴上,想了想又解开自己的风衣,让女孩躲进去。

     

    嘉瑶听见陈曦在自己耳边轻轻地说,放松点Alex,不要把马肚夹那么紧,靠在我身上就好。这让嘉瑶稍稍轻松了些,心安理得地在陈曦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位置靠下,而有了风镜的保护也不怕迷眼的冷风了。嘉瑶用力吸了口牧场上冰凉的空气,陈曦风衣里暖暖的温度让她觉得有些困意,就微微闭上了眼睛。

     

    圣诞夜傍晚罗德里格斯把玛莎拉蒂开回巴塞罗那市区的时候,身边的嘉瑶抱着大手袋斜靠在座椅上睡得正熟,剩下微微起伏着的身体和安静的呼吸。罗德里格斯找到一栋装饰得灯火通明的大房子停下车,房子前花园正中央的一株耸立的红杉树上垂坠了一串串斑斓的蓝白色灯饰。嘉瑶在自己眼前一片茫然到逐渐清晰的过程中,看到了早已变暗的绯红色天空,然后是罗德里格斯干净而轮廓分明的脸。罗德里格斯说,走吧,我给你介绍我的朋友们。

     

    罗德里格斯的朋友每一个都精彩而热情。推门进去的时候,明亮的屋子里挂满了节日的彩饰,大家来回穿梭着,沙发前的餐桌上堆满了食物和一匝匝金黄色冒泡的原浆啤酒。脚下柔软的羊毛地毯让嘉瑶感觉像是踩在干燥的云朵上般舒服,自己被罗德里格斯一手牵着向所有人招呼。罗德里格斯忙不迭地介绍,正在调教音响的戴半月牙形眼镜的塞斯克,从烤箱里端出热气腾腾的比萨和南瓜馅饼走向客厅的拉莫斯和米罗内,三个人各自用力握了握嘉瑶的手。近两米高声音洪亮的比利亚上来就突然拥抱了嘉瑶让她吓了大跳,他身边打扮精致的小巧的女孩贝伦特也在拥抱了嘉瑶后对她眨着好看的蓝眼睛。嘉瑶越发觉得节日的气氛在满屋子烤熟的食物和啤酒花香里浓重起来。

     

    屋顶上白得发亮的积雪让薄暮下别致的伦敦德里好像被人盖上了一层蓝灰色的帘子般的朦胧,此刻从每一扇玻璃窗里透出的橘色灯光和屋顶上升腾的蒸汽拼成了小城格外温馨的一幕。客厅阳台前落地窗的窗帘已经被拉开,这个方向一会儿可以直接看到城镇中心广场上偌大的圣诞树的点灯仪式。下午骑马的疲惫让嘉瑶在回到旅馆后第一件事情就是让自己脱下大衣抱着大枕头陷进自己房间蓬松的被褥里。闭着眼睛小憩的时候,她听到陈曦在外面打电话订餐的声音。隔着敞开的房门让嘉瑶刚好能够隐约听到他并不清晰的声音:沙拉……奶茶……浓汤……烤面包……蜜梨布丁……还有……鲜花?

     

    当一杯杯塞维利亚原浆啤酒被灌下杜的时候,餐桌上的气氛已经热闹到了顶点,没有人理会掉落在地毯上到处都是的油腻食物碎末和毛衣上沾满的汤水肉汁,每个人都喝得醉醺醺又想先把别人灌醉,连罗德里格斯都不顾形象一次次地举杯和大家狂呼海饮。后来不知什么时候塞斯克回房间里拿出一把手风琴弹起了明快的弗拉明戈,随之个头矮小的米内罗一手搂着比他高了一个头的罗德里格斯,另一手搂着比他高了两个头的比利亚三人一起高声唱了起来,拉莫斯和贝伦特甚至兴奋得直接跳上了桌子跳起舞来踢落了桌子上凌乱堆砌的空餐盘。

     

    嘉瑶很快成为了大家的焦点,在欢快的节奏里,贝伦特第一个踩着沙发把她拉上了桌子旋转起来,然后是拉莫斯围着她和贝伦特踩的即兴踢踏舞,甚至高大的比利亚也跳了上来,挽着嘉瑶的手臂跳了一曲。可怜的嘉瑶觉得自己的脸已经被那些啤酒烫得发热,这时候的她早已抛弃了和大家初次见面的生涩和矜持,像中了魔法一样越转越快越来越兴奋,最后当她再也无力继续旋转的时候,四周的墙壁和天花板却自己转了起来。

     

    她想要拉罗德里格斯上来一起跳,却被罗德里格斯一把从桌子上抱了下来。罗德里格斯看着像一只猫一样蜷缩在他怀里的醉眼朦胧的嘉瑶,忍不住好笑地捏了下她的鼻子道,好啦,再下去你就要醉啦。而嘉瑶的脸红得仿佛一只熟透了的苹果,含着傻傻的微笑,望眼欲穿的眸子看得罗德里格斯有些心动。嘉瑶张了张嘴,吐着淡淡的酒气嘟囔着,Rod……你喜欢我的,对吧?

     

    Alex,你知道我很喜欢你-----陈曦转过身来的时候,手中竟然多了一捧艳丽的酒红色玫瑰,让嘉瑶吃了一惊,刚送到嘴边的插着两片生菜沙拉的叉子也放了下来。此刻的陈曦已经拨开了额前覆盖的刘海,望向嘉瑶的眼眸漆黑而又深邃,胸前绽开的那簇玫瑰和陈曦身上的宝蓝色毛衣的对比异常扎眼。半晌,两人就这么沉默地对视着,嘉瑶隐约感觉到自己逐渐加快的心跳声,只能避开陈曦的眼神,双手紧张地搓揉着衣角。陈曦看到嘉瑶手足无措的样子,跨上前一步,轻轻握住女孩的手,把花塞进嘉瑶怀里,又深深吸了口气,单膝跪了下去。

     

    嘉瑶吓得正要往后躲开,却被陈曦赶紧一把拦住,他抬起头,平日里冷漠的长发少年一开口语气里竟是浓得化不开的温柔。陈曦有些无奈地微笑着说,好了,Alex,你别动,我也不知道其他人是不是这么做的。嘉瑶感觉到陈曦表情里的认真,他的声音仍然轻却每个字都清清楚楚,攥住自己的手又用力了几分。陈曦顿了顿接着柔声说,沈嘉瑶,我很爱你,你愿意…………将来嫁给我么?

     

    时间回到三百六十五天前的这个时候。嘉瑶不知哪来的力气,原本已经无力的身体忽然挣脱了罗德里格斯的双臂,身子一跃就跳回到了桌子上,然后一把从米内罗手中抢过了一个盛满了原浆啤酒的大杯子,高高举起来然后大声说,注意,所有人都注意。 嘉瑶的脚下踉踉跄跄,但很快勉强站稳了,傻笑了几声,在塞斯克停下手风琴,和大家一起都看向自己的时候,才接着说,……我有事宣布......…………嘉瑶的加泰罗尼亚语结结巴巴,可她毫不在意地继续往下说。RodRodriguez,你听着,嘉瑶以她站在桌子上的高度,就这么居高临下地用手指着罗德里格斯的鼻子“哼”了一声,她的声音竟盖过了所有人,语气突然变得趾高气扬-----Rod,我喜欢你,我要做你的老婆。

     

    全场忽然安静了下来,已经喝醉了的贝伦特和拉莫斯,和喝得半醉的米内罗和比利亚,都张大了嘴用惊讶的眼神看着这个几个小时前还躲在罗德里格斯身后的丫头,对于嘉瑶来说,这个圣诞夜突然就像是奇迹降临一般。在罗德里格斯哭笑不得的表情里,嘉瑶已经再次举起酒杯向每个人的方向敬了一下,里面本来就将满未满的啤酒就被她这么泼洒掉了近一半,好多还落到了罗德里格斯的肩膀上。嘉瑶仰起脖子,用一个很豪迈的动作紧接着将杯子里的液体一饮而尽后松开了杯子,全身直直地向后倒下去-----杯子掉落在地毯上,嘉瑶重新倒在罗德里格斯的怀里。

     

    而一年后的这一刻,嘉瑶因为陈曦毫无预兆的求婚而不知所措。嘉瑶被陈曦捉着双手,却没勇气让自己迎向他柔和的目光。窗外突然传来“砰”的一声,第一支小城中心圣诞树点灯仪式的礼花被放上天空在空中散射开来,亮红色的光芒瞬间照亮了陈曦的脸,这个少年还在等她的答案。嘉瑶忽然想起三个月前她递到罗德里格斯手中的那支白色的避孕棒,上面的两条粗黑的线条像是触目惊心的烙印一般烫在她心里。上一次离开巴塞罗那之前罗德里格斯的声音还在耳边,既然这样-----如果你愿意,就生下来吧,让我来负责。

     

    各色的礼花混搭着升上这个美丽精致的小城上空,和已经被无数彩灯点亮了的广场上巨大的圣诞树相呼应着在这个一年中最重要的夜晚宣泄着幸福的甜味,隔了落地窗也可以听到到处都有人冒着寒冷站在阳台上欢呼呐喊的声音。嘉瑶把花搁到一旁,然后扶起了陈曦,现在的她还无法答应他,她怀疑自己连这么做的资格也没有。嘉瑶心里突然涌上一阵委屈,更不忍心看到陈曦微微皱起的额眉和正重新失去焦点的双眼,于是只能背过身走向自己的房间,留下窗外一串串怒放的礼花去陪伴陈曦一个人的寂寞。

     

    瓮声瓮气的比利亚在所有人都还在发愣的时候,带头举起自己的酒杯大笑着喊了句,Ave Maria!于是其他人立刻举杯呼应道,Aleluya!塞斯克的手风琴声重新奏了起来,房间里的气氛也再次被推上高潮-----对于嘉瑶而言,这已经是个完美的圣诞夜。而剩下的,就交给罗德里格斯吧。

     

    (未完待续……

    分享到:

    评论

  • 我挺喜欢这个故事!喜欢嘉瑶!
  • 文文,你消失很久了哎...很久很久了...
  • 暌违了很久的更新啊,需要再去看看前面的部分了
    MERRY CHRISTMAS~
  • 前面的我有点忘了,先去回顾前面的再来欣赏这篇美文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