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10-08

    我得意地飘~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48102489.html

     

     

    十一结束了,回到宁波挺忙的,因为本来就只有四天是在宁波的,还有四节声乐课。那种课的费用真的很高,甚至让我在最开始都产生了逆反的心理,但是我觉得还是学到了一些东西的,就像妈妈说的,如果不去学也不会有人会教你一些东西的,所以我就告诉自己不管怎么样,我都要把800块发挥到最大的功效。虽然结果是我的《红旗飘飘》还是得唱降D,但我确实有信心多了,尤其是听了五月天南京DNA演唱会以后。

    6号乐颠颠地跑到南京看演唱会~五月天的。票是在暑假订的,那时候很兴起,到了南京以后甚至很少听MP3了,其实要不是有票我也不会想去了。当我和WLK走出奥体的地铁站的时候就发现门口早已被卖演唱会附属产品的人包围了,卖T恤,卖包,卖荧光棒,卖照片等等,卖什么的都有,我第一次感受到这种演唱会的气氛,觉得还挺新奇的。

    匆匆吃了点晚饭就早早的进场了,场地的高度让我有点晕眩,但是所幸演唱会马上就要开始了。

    照例是一首《轧车》开场,我突然发现阿信好小。。。。要不是他穿了扎眼的红色,真是很难在台上找到他。紧接着的大概五六首歌,都是我没听过或者没怎么听的。。这个确实让我有点不好意思,而且WLK这人你们也知道的,或者不仅仅是WLK,我们已经习惯把很多真实的自然地情感压抑住,只有在很少的时候我们才能有意识把重重的盔甲卸下,这算是一种悲哀吧。。。就像阿信说的,你有多久没有样尽情的笑过,你有多久没有样尽情的哭过。我想我已经很难调整到可以放肆地笑尽情地哭的状态了,即使有时候我很想那样。。。

    阿信一直没有说话,在那一直唱。我在那里坐得有点僵硬,有点不自在,突然觉得到这里来本来就是一个错误,因为我融不进这个氛围中。边上的女歌迷从一开场就站起来了,我却在思考该把荧光棒拿多高。或许不应该是五月天而应该是周杰伦,至少我可以唱出绝大多数的歌。

    好不容易到了《你不是真正的快乐》,我像是抓到救命稻草似的瞎跟了几句。不过接下来的《知足》让我彻底放松了下来,这是第一首好像也是唯一一首让我觉得全场都会唱的歌,听到场下所有的人和自己唱同一首歌,阿信那时候肯定很幸福,不过他应该已经习惯幸福了。

    我旁若无人地挥着荧光棒,我肆无忌惮地瞎吼,星星点点飘落在手上,不知道是我的还是楼上的~李涛说也许是阿信的~管他呢~其实我想说刚买的时候荧光棒是蓝色的,后来挥啊挥就变成这个颜色的了~很暗淡~很迷茫~但是请相信我挥得很倔强~真的真的~

    全场的最高潮就是《温柔》了,哎~~~还你自由果然很有激情,和阿信一遍一遍地重复“我给你自由”一直到最后一遍全场的灯光像爆炸一样地迸射,夹杂着闪动的纸片,我觉得这不是纸片,更不是寂寞,这是我心底的一直压在最深处的,仿佛早已变质腐败却被我牢牢禁锢的一些怨气。我承认后出最后一个字的时候我的眼睛里有泪水,那应该是动情的泪水吧~

    还有~最后李涛这小子终于进来了~我都想出去帮他买张票了。自己在场馆里看演唱会,自己最好的朋友却站在场外给我发短信让我别管他。明明他比我还要喜欢五月天,明明场地里面还有很多空位,他明明可以和我在一起的,可是却没有,这种感觉让我有种坐立不安,有种愧疚和后悔。不过好在后来他还是和我站在一起了~和我一起真正的快乐了~

    冬菇~~我光打电话给你了~虽然其实我也觉得你很难体会我的那种感情,但是我是很希望你也站在我的身边的,即使只是电话,即使电话里只有嘈杂的声音我也觉得,这么做可以让我安心很多~也许这也算一种自私吧

    生活还是在按照原来的速度运转着。一条褪色的牛仔裤,一双柔软的慢跑鞋,一副放着歌的耳机,我可以欢快地小跑蹦跳,我可以放肆地仰天长笑。

    分享到:

    评论

  • 有时你的感性一面挺深情的
  • 写的深情并茂啊
  • 哇,五月天演唱会噢~荧光棒还蛮短的,还能看到。。那是你的裤腿吗?
    回复Franklin说:
    是的
    2009-10-11 13:26:59
  • 我根据书包的= =
  • 我也觉得差不多。。。
  • 其实冬瓜我想说,那个背影跟我差很多的好不好!
  • 这么动情
  • 过不了多久你想法又会不一样的 回忆这个东西
  • 第一张照片。。一个貌似豆沙的背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