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9-29

    711744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47309342.html

    周二午后,晚上有数学考试,在图书馆里没有很多事情要做,我上来随便写点什么吧。

    虽然代价昂贵,但我还是把随身听换成Walkman的了,同时把所有用过的在用的iPod全部丢进储物箱里了。从初中起,到高中,离开前的很多年,都是听Walkman过来的。初中的时候是卡带的随身听,那个时候很惊讶一个磁带播放器可以做成那么薄,可以不用拿出磁带来就能正反面播放,可以按一下快进就能准确快进后退到想要的那首歌,还有Walkman独特的日系机器的细腻偏冷色调的声音。那个时候只要没事做都会把耳机塞在耳朵里,一遍遍听同一张磁带上的歌,直到把每一首歌每一句歌词都熟悉得不得了。因为有Walkman,放学的时候经常会去音响店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磁带出来,也是初中快乐生活的一部分。

    后来到了初三末的时候有了自己的Walkman CD player,很炫的装备,白色的棒状线控,把不大的CD机装在一个扎紧了的浅灰色SONY的布袋里。因为是CD,播放出来的声音比之前的卡带更加清晰真实,塞上耳机的时候就像那些歌手在身边清唱一般,如果在午休的时候边写作业边听,是件很享受的事情。关于这个声音的其他都没有变,还是日系机器独有的经过处理的声音,伴随了Walkman特有的冷调子,和每个声音层都无比的干净细腻。高中的时候一直用的都是这只CD Walkman,直到有一天积累了满抽屉的CD。它跟我去过北京上海哈尔滨,还有丽江,还因为自习课上听而被牟三都老师保管过两个晚上。

    CD毕竟是CD,数量一多我就实在没办法带着他们一起离开宁波,在数码浪潮下大容量的mp3播放器趋势是必然,于是05年底的时候我有了第一只iPod。可是在我第一次把S.H.E【不想长大】那张CD灌进去听的时候,我实在是惊呆了-----跟Walkman CD机比起来,iPod里流出来的声音根本就是山寨一般-----如果说Walkman的声音像是丝绸,那时候iPod的声音就像是麻织的窗帘布,可我有别的选择么。

    时间一久习惯了iTunes的大容量音乐管理以后,也就实在无所谓了。每一次买了CD,然后灌进iTunes, 灌进iPod,这张CD就再也没用了,偶尔也会去iTunes Store上用信用卡买音乐买电影。几年间我一共拥有过10只iPod,后来它们一只只丢失,被我弄坏,摔坏,用坏,保留到现在的只剩下3只。一代代iPod下来,苹果确实花了心思改进了音质,到最新一代的Classic/Touch播放aac/m4a的音质已经没有和无损的wav/ape有很大的差别了,可美系的音乐播放器还终究是少了点什么,中规中矩,我只能这么形容。清澈,平淡,波澜不惊,融入自然的感觉,因此接下去的听觉感受只能是仁者见仁了。

    回到Walkman吧,Sony总算用技术重新扶起了Walkman的大旗,尽管这一次是“数码音乐播放器”。我小心地拆开SONY复杂的包装,取出这只外形用大理石包裹的独特的NWZ-X1050,从电脑上拖了几张专辑进去,插上耳机-----

    是感动。再一次听到那个声音的时候只有感动,那个和iPod风格截然不同的,我寻找了很多年的声音。那个时候听着Walkman骑着自行车穿过鼓楼步行街,听着Walkman去初三那年的“社会实践”,听着Walkman坐在运动会的看台上喊加油,还有很多个天蓝色般纯净的午休时间趴在课桌上闭上眼睛的瞬间……S.H.E的《远方》-----周杰伦《上海一九四三》-----F.I.R《我们的爱》。

    La Fin

    P.S.

    想叶彦炯么,当然想。和朋友天南地北地分开实在不是件很开心的事情。可是毕竟我们要追寻各自不同的未来的。有美国签证,可是却不知道什么时候去,遥远的寒假却依然遥远。叶彦炯,你有腮红的粉饼盒么-----看到里面的亮粉红色和亮橙色了么-----嗯,这就是你一直来添加给我们这群人的颜色。

    迷人的不可预知的未来。其实我想念所有人的。

    分享到:

    评论

  • 好怀念原先的CD时代啊,有机会我也去买一个。
  • 好吧,如果这学期下来有结余的话,我也想去买个
  • 的确好感动啊,不仅是文章,还有我耳畔响起的曾经的旋律。。。
  • "白色的棒状线控,把不大的CD机装在一个扎紧了的浅灰色SONY的布袋里"

    ......

    确实是那个样子,我也想起了我那只闲置很久了的walkman。。。
  • 王逸~你又把笔和手表放进镜头里了~
    我也想听着一样的歌拥抱那些一样的日子~WLK不准说我抄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