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8-08

    在很久很久以前……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43760241.html

     

    打开书柜的时候很偶然翻开了高中的周记本,对于高中的记忆原以为我并没有忘记很多,我还记得放在我柜子里的angel的杯子和餐巾纸,我还记得除了我以外很牛逼的四人小组(庄,毛,孙,我),我还记得和窝曾一起因为读书共进晚餐时我们保留的酸菜鱼啦,番茄炒蛋啦,我还记得我们每次都迟到,这家伙老是吃得慢悠悠的,我还记得WYZ的剽悍的球风。。。有太多太多的片段,这些东西真的说都说不完,可打开周记我才发现我忘记了很多。。。

    就从周记开始说好了,第一篇周记,我得了个优加星,时隔多年,张叶的评语依然让我有种窃喜或者哭笑不得的感觉。当时看到也是——“十分欣赏你的字,为什么你的文字,你的文章与你本人如此地不相符”,怎么?字好的男生一定要秀秀气气,斯斯文文的啊?可我也不是那么粗野的吧~你应该去认识一下顾呆呆~然后也许你就会觉得俞舒明的字其实和他本人还是满相符的。至于文章嘛~其实我一直都是个粗枝大叶中带着细腻的男生啊~偶尔还经常多愁善感一下的~难道因为我经常来重默,你就觉得我是个情商低下头脑空白的人吗?喔~你应该注意到我在不经意间狡黠的笑容的~有时朝着你,有时也朝着自己。

    第四篇,我写了一只蚊子的独白,评语照旧“我怎么没发现班上还有你这么一只有幽默感的蚊子?”你说为什么呗~这种那个问题要从自身找原因~不是世界掩饰的太好,而是你没有一双慧眼~回想起来高一的时候一切似乎有些混乱,就像大一一样,我对于高一最深的印象就是第一次期中考试的全班倒数第一,差倒数第二七十分还是八十分来着啦~然后张叶就很言之凿凿地和我爸说俞舒明这孩子,不但对别人不负责任,对自己也不负责任。。为了这句话,我没少被我爸训,这么狠的评语张叶她给的还真轻松,我曾经无数次在背后骂她,以及数十次想要在事后当面找她对质:我对自己不负责任?搞笑啊你,傻X。。。当然现在看起来这也都成了一段回忆,回忆的感情色彩就应该是美好的,所以我也就不追究了,自己心里明白就行了,一个再三说不了解我的老师给出的评价就见鬼去吧~

    看到一篇题为《我不愿失败》的周记,我记得那是某年的圣诞节,我们RW输给了九班,所谓的效实的阿森纳。。。那是对于RW来说最刻骨铭心的一场失利,竟然就这么输了。。。现在回想起来,我依旧记得当时懊丧的心情和全队落寞的背影,不过侥幸那就是侥幸,阴沟也许会让我们翻,但是第二次我们就会把你碾平,即使晚了一点。。。我记得我进了个很漂亮的头球,还有WLK的两个进球。我当时就说,我们当时就只有一个信念“我们就是来报仇的。”结果我们成功复仇~突然想起来那时候还是后台老板的jenry,当时以为很强大呢~至少外强中干吧,事实却并非如此。

    后来陆陆续续写过好多关于足球的文章,那时候比较懒,也比较没想法,于是经常写一点足球啦~球队啦,或者打乒乓的文章,说起打乒乓的文章还真的是我惯用的伎俩,因为好写,还容易写得长,为了凑数,真是谋杀了不少文稿纸。。。也正是因为这个原因直接导致我的忧怨小情诗被理解成了哀怨足球散文了。。。

    我想那已经是高二的事了,那很多个下雨天,很多个昏暗的日子都已经过去了~不是吗~我想我变得更强大了,虽然在南京也会在靠着寝室的柜子伤心地坐一个下午,或者对着墙不计轻重地砸拳头,可是有种暗无天日的伤心我想不会再出现了,它和与祢有关的日子一起散去了。。。冬瓜啊~看到这个字很亲切吧,只是我已经用不用紫光了,只好从QZ里面去复制,呵呵,原来真的什么都没有剩下,即使是一个字。

    我依然记得那篇YYJ帮我修改了的,发表在《效实文苑》上的《那年》,但我不记得只写到了十八岁。原来那时候我才十八岁,一个冲动,自我,无拘无束的年龄,我可以不计后果地做很多我想做的或者我不想做的事。现在我已经二十多岁了,虽然从理论上我依然可以为所欲为,可我已经不会那么做了,激情并没有丧失,但我要开始权衡得失和保持平衡了,而我的十八岁也永永远远地留在了纸上。YYJ啊~还记得吗?那把害怕的仿真手枪,那来自紫苏的香味,那飞扬的擂主旗和那像擂主旗一样烧得火红的岁月。。。

    再到后来,我看到了一个略显陌生的笔记“好的心态,总算看到比较阳光的一篇”,我心中为之一震。。。张叶同志功成身退生孩子去了,洪玉双同志入主0703。这厮还用类似疯眼汉穆迪的眼神把我以前的周记都看了一遍。对啊,终于阳光了,其实我想告诉你,那是因为以前有一个女孩,她有一个很特别的名字,她叫Miss Evans。

    至于洪玉双,她对于我的评价还不如张叶,早上还让angel好好劝劝我,下午就把我和angel的位子换开了,害得我在油锅里又滚了几圈。再然后,我的语文作文直接没上过42/60,以至于我几乎忘记了自己“文学小青年”的“美名”了。不过现在看起来,这一切已经不重要了。我还是会淡淡地一笑,当我在重回效实时听到她依旧不断句的陈述时,当我在看到她给我写的类似“别这么幽默,好吗?”的雷人评语时。毕竟回忆就应该是美好的,不管存在于那个时空里的的是愉快的还是不愉快的事。

    在很久很久以前,我和你们曾经用最真诚的方式演绎了属于我们的故事,而那个我们一起真心微笑的画面就被定格在了那年的那一天。

     

    分享到:

    评论

  • 我实在忍不住了,YSM,你把背景换回去好伐...原来那个黑底配蓝字多少好看拉...
  • 对的!我也贼嘎期待更新~~~
  • 虽然很不厚道,但是我想留言说,WY的小说怎么还没更新。。。我等我等我等等等。。。
  • 这我很想看你的周记~~~
  • 报到登个记,就不评论了。有些话太熟了不好讲
  • 《那年》写的是很好呀~~
    嗯,语文老师嘛,没办法的啦,总有自己狭隘的观点。
    上了大学很开心的事情就是不用写周记,还有不要写应试作文了,耶耶耶
  • 当然记得。。尉迟。。。岁月停留在18岁的纸上。。。
  • 写的这么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