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7-24

    要让世界听见我们的歌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42919988.html

    昨天晚上还兴高采烈的,忙着分发着照片,也在群里闹哄哄的拿别人的照片开着玩笑,早上醒过来却一下子感到很失落。以前别人和我说过,如果玩的时候太开心,当这一切过去的时候就会有一种人去楼空的落寞,仿佛朱家尖的海滩,每天都有人留下他们的脚印,我们在那里走过,留下了我们自认为是最团结的,包含着我们之间最真实的感情和最快乐的回忆,似乎在那时候死了也可以无怨无悔的脚印,我们心满意足地离开了。。。大海还是如往日一样潮涨潮落,冲刷着我们的足迹,把那些脚印轻而易举带走了,不带有任何感奇怪色彩。沙滩又回复了最原始的平整,曾经发生过什么吗?有人也许记得,可是也终将淡忘,到了最后也就仅仅成了一句“我还记得我和我的朋友们去过朱家尖的海滩,在那个夏天。”                          

    说这些的时候我会觉得失落,我也知道很多人,比如YYJ一定会想告诉我,即使沙滩上的足迹消失了,可我们心中的足迹绝不会消失,我们用相机记录下了很多珍贵得瞬间,虽然静止却依然可以将我们带回到那时候;照片上有那一张张熟悉而生动的脸,我们互相传递着快乐,我们共同制造着快乐。我会,我们都会记得这些真情流露,我们都会将每一张笑脸贮存在在我们的记忆里,珍藏在我们的心中。“聂沛啊,xiu有什么关系,只要所有人能够快乐,我不介意做任何事。”

    ------------------------------------------------------------------------------------------------------

                                                            我们的行程

    这次的朱家尖之行来自于一次聚餐,筹划了几天,买好车票,订好旅馆,准备好零食我们整装待发。

    2009年7月22日,又是在南站的肯德基,不禁让我想到了去年的西塘之行,那次的据点也是这里。我蛮开心的,因为冬瓜终于回来和我们集合了,我们的阵容相对比较齐整~这次owen和tom也来了,我们又可以开开心心地集体出游了。虽然tom稍微晚了一会儿,好在是有惊无险地及时赶到。接着我们登上了开往朱家尖的客车。正好今天有什么千年不遇的日全食,大家就从这个开始聊开了。NP同志的一副日食专用观测镜成了抢手货,在我们之间传递着。随着天逐渐的昏暗下来,日食终于揭开了她神秘的面纱,能看到这个奇观让大家觉得还挺开心的,而我其实对日食没多大兴趣,既然别人都去OWEN的座位上看日食,我自然也要去凑凑热闹,我承认我只是想上去压一下,至于日食?噢,算了吧~

    因为这次去的是一个小岛,所以渡船也是我们路途的一部分,在渡船上并没有什么特别的事,大家坐在一起打打牌发发呆,按理说上了渡船总会有上到甲板上,伏在栏杆上看看海景的冲动的,可我们几个似乎对这个都没什么兴趣,我想这也许就是一种归属感吧~

    大约12点半,我们抵达了位于朱家尖镇上的驻地——三联宾馆。之前订房的时候,在冬瓜的强烈要求下,我们安排给了他一个夫妻房,而我们差点就六个男生睡一间房了,哎。。。太残忍了,好在最后六个男生分配到了两间房。这时候天已经开始下雨了,我们的中饭就在对面的一个小饭店里解决,茶足饭饱让我们心情愉悦,更让我们愉悦的是在买单的时候老板说:你们的帐已经结过了。。。这个雷人喜讯让我们有点疯狂,大家一致觉得我们肯定是遇到“雷疯”了。。虽然结果是老板以醉酒为由将我们的饭钱悉数要回,不过这也成为了我们此行的一个有趣的插曲。

    吃完饭回来,外面的雨下得更大了,海滩显然是不可能了,我们只好留在了旅馆里。为了和冬瓜唱反调,WLK同志的魔掌叩开了321的房门。。。虽然不情愿,冬瓜被迫接受了在他们房间进行集体活动的不平等条约。下午的活动大致上就是我们的主打项目,打牌和杀人。。。留给我最深印象的是不知哪位仁兄抽到的2和Wry同学的被捕。说起来真是很让我觉得很戏剧性,姐夫拿着一张杀手牌最后X个发言,他像往常一样清清嗓子,环视了一下每个人,开始进行挨个的分析,完后大家都若有所悟地点点头,我想那时候姐夫的心里应该还是很得意的。。。结果却和往常大家还是按照自己的想法投票不一样,大家一致认为,王儒渊同学嫌疑最大,不杀不足以平民愤。。。音乐起~姐夫就这样不明不白地挂掉了,他怎么都不会想到其实是我把他出卖了。。。没有没有,我还是个好法官啦。

    晚餐按计划是有人在夜排档请我们吃海鲜,老板很客气的给我们上了一桌的海鲜,除了咋撕破和海瓜子,各种海鲜一应俱全,一盘肉也没有,剩下的就是两个蔬菜。这里的海鲜真的是挺新鲜的,而且还烧七成熟,就显得更新鲜了。那些大排档都摆在是在海边上,在吃饭的时候正好老板把朝海那边的帷幕拉开了,我们看到的是一片超越忧郁的蓝,见者都发出了惊叹。雨后的天空,是湛蓝湛蓝的,连同海一起。更令人惊讶的是, 那片蓝色没有任何色彩的差异,好像一块蓝色的画布一样,却能够让人感到自然的活力和气息,实在是除了海鲜以外的另一种享受。

    晚上的活动室改到了我,wry,wlk,np睡的319~我们把两张床拼了起来,先在上面打了会双扣,这也是个我们的保留游戏,尤其得到了我和姐夫的追捧。对于西塘之夜,我们都记忆犹新,尤其是CJ,现在我们给那个活动取了个名字叫做“CJ要讨论”。这次趁着月黑风高,我们又开始了,莫名其妙都叫我主持。我发现我现在真的是淡定多了,或者说脸皮真的是厚了,在聂沛“他没女人活不下去”的抛砖引玉下,活动进行的还算过得去,姐夫说了一些东西,也许现在在我看来还是非主流,但是到了以后就会成为主导因素,还有就是很多相互之间的无穷无尽的调侃。我很喜欢我们这个团队的组成,元素有够多。我们的焦点并不是单一的,而是极其丰富的,LL,SYW,DG,NP,YYJ,姐夫,甚至是我都可以成为很热的话题,哎~我想这就是我们一笔很重要的财富,也是加强凝聚力的原料。大众的群会在12点准时收尾,接下来我所知道的只是我们四个在床上的天方“夜”谭,我看得出姐夫其实想要说点什么,可是又不知道具体是什么。他只是让我们帮他把儿子和女儿的名字取好,中间不乏“王中王,王舒明,王一一”等方案,最终的结果是男的王小满,女的王易雯,至于聂丕儿子的儿子就是聂金刚,女儿基本没讨论,内定聂海花了。。。在我们天马行空般的想象中,wlk这家伙已经沉沉地睡去,我们也相继进入了梦想,而我们聊的一切,借用姐夫说的一句俗语概括一下就是“话糙理不糙”了。

    第二天,大家七点就起床了,在八点半左右,我们就站在朱家尖南沙海滩的碧海蓝天下了。这里的沙滩比洋沙山要修缮的好一点,刚放下包,我们一个个都迫不及待的冲下去拥抱大海。任何辞藻在大海美丽的光芒下下都会黯然失色,我想我们能做的就是去看一看,感受一下大海的魅力。刚出来的时候天气还是阴阴的,现在太阳渐渐出来了,给大海披上了一件粼粼的金衣,也照耀着在沙滩上奔跑,在海浪中欢笑的我们。LL同志带着女友早已不知去向,相信他们更能感受到大海边浪漫的气氛,聂沛和OWEN已经用健身球打起了沙排,DG和YYJ在海边默契地摆着各种各样的造型,一看就知道心情颇好,WLK直接跳到海里和大海进行最亲密接触,海浪也向他表达了来自大海的欢迎,CJ戴着墨镜站在海水里用相机捕捉着美好的瞬间,ysm wry和wxy感受着着沙滩足球的乐趣,在沙滩上,也在海浪里。。应该写齐了吧~呵呵~好啦好啦,EVANS姐姐在干嘛呢?

    看吧,Evans姐姐在泡脚呢。。。好啦好啦,其实她正很悠闲地走在沙滩上任潮来潮去,我想她一定也很向往那种蓝天白云,悠然自得的生活的吧~

    海边有广阔的沙滩,广阔的大海,广阔的天空,这让我的心里原来淤积的闭塞和消极也一下子得到了释放~我们欢笑着,这绝不仅仅是一种放松,而是一种真切的享受,心灵的洗礼。在这个世界上,有你爱的人愿意与你一起去蓝天下的大自然中无拘无束地畅游,心无杂念,这真的是一种让人想起来都会会心一笑的幸福,而我们正乐在其中。

    我们返航了,满身疲惫,满心欢喜。可能由于这篇文章写了两天的关系,心情完全不同了。很多原来让我感到抑郁的事情也被淡化遗忘,我想不管怎么样,不管发生什么,我们曾经愉悦得并肩站在南沙的碧海蓝天下,我们一起疯并快乐着。虽然不可避免的,以后的问题困难麻烦一定会很多,阻碍我们延续我们的团结,但是我相信我们会像下面的照片里的他们一样,手拉着手,一起去面对汹涌的海浪和所有的困难,我们说过我们是一个坚定团结强大的团体,

    我们一定可以。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 我终于彻底了解你们这些人两天里做了些什么事情了……哎……有些感情,确实,虽然微妙,但当被累积起来的时候,也是一股强大的力量啊。朱家尖的海是这样的翡翠色么?
  • 好照片啊好照片
  • 看着看着,热泪盈眶啊!
  • 结尾略显抑郁
  • 我就知道抢不到,早知道抢了再看
  • 抢劫沙发
  • 先占沙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