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6-25

    南京的第二个夏天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41479852.html

    第二个南京的夏天,从最初的浑身不自在到现在的颇有点妥协意味的适应,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QQ质疑我为什么现在睡的这么晚,我也只是一笑带过。在不关门而且外面又开着灯玩游戏的情况下,以我的能力是睡不着的,所以与其这么早躺在床上暗自窝火,还不如自欺一下,假装自己根本不累。在南京我学会了妥协,因为无奈;我学会了无奈,所以我主动地妥协。其实我有时候也会调侃自己说,我觉得别的室友“极品”的时候,在别人眼里我也是一样的另类。更为现实的是,当一个正常人在一群疯子中间的时候,那个正常人一定会被视为疯子,不正常的人;更何况我是不是个正常人呢?我会不会是一群正常人中疯子呢?罢了罢了,我是真的很无奈,可是除了妥协我没有别的办法啊。

     

    前两天在qq上和小桥聊了几句,一下子说到了很多。几乎每个人都在抱怨,说大学的同学虚伪,和他们合不来,会想起初中高中的那些很亲切的同学和朋友们。在大学里我真的觉得自己改变了很多,而且是质的变化。因为接触和高中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也因为这个阶段的特殊性,每个人都在飞快地成长着,也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互相的影响也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的一个意念开始清晰和强烈起来-----我要变强,不仅仅再是以前的学习成绩,还有许许多多不一样的能力和所有对自己的未来有益的事情。当然这种成长带来的副产物也有很多,那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变得现实,世故,谄媚,虚伪,自私,因为个人意识的再次加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因为我们不会像以前那么想了,产生了更多的猜疑,不认同以及厌恶,而且我们也更加不愿意把那些负面的想法忘记,结果就是人与人之间形成了一条条深不可测的鸿沟。宁波的学生觉得江苏的学生真虚伪,江苏的学生觉得河南的人都很恶劣,河南的却在电话里在向自己的高中同学诉苦“我的宁波室友和江苏室友我真是看不惯,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嘛,还是你们那些同学好~”哎,这就是我想说的,其实大家都一样。

     

    在南理工感到有挫败感的时候我经常鼓励自己,“我是效实的好不好,什么牛人没见过,我没道理会输给这里的这些程度的人。”我一直认为效实是个精英学校,事实也是这样,因为宁波最好的人几乎都选择在这里读书。有了精英的生源,只要像其他学校那样教也可以培养出最顶尖的学生。事实也证明他们是最顶尖的,尤其到了高中毕业以后我的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毛一涵那个小妮子下学期就要去剑桥读书了,在我平庸的想法里,在这种经历下出来的人一定会成为某个领域有成就的人,因为她进入的是世界上顶尖的学校,和顶尖的学生老师接触,更因为她有这个能力,没有万里挑一,我想也有个万里挑五了吧。Joy的日志我也开始不知所云了,我相信GLEZ一定能在暑假里搞定GRE的,还有Emile的让我拜读的日志,和王逸聊天记录里的一篇蓝色,YYJ高达4的积点和许许多多出色的人,我想也许人生的分水岭就在此形成了,每个人都开始被归入自己所处的等级里。精英是不会成为庸人的,即使有机会,庸人也不再有野心成为精英。我想看到这里应该会有人想安慰我鼓励我了吧,这个就没必要了,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我成为比庸人厉害的人的能力,我想虽然路途很遥远,前面有很多优秀的人等着打击我的信心,可是我还是会执着地在这个只有一个人的路上坚实的前进的,这一点我决不会妥协!

     

    考试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以一颗平常心完成考试,然后坐上回家的汽车,暑假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

     

    PS:我和FrAnkLin都非常感谢Cheryl对我们博客的支持,也对她的身份充满了好奇,她到底是谁呢~

    分享到:

    评论

  • 呵呵,其实我一开始只是碰巧路过你们的博客啦,然后每隔一阵子会过来逛逛。很不错的博客,我挺喜欢的。

    无论如何,小女子在此谢过两位了!你们要努力继续写啊。
  • 呃啊……你居然也知道我博客哦……
    不过由于近来我妈对于和谐的严厉要求以及对于我所谓“偏激”(其实我也就说了一下章财根这个名字很庸俗……)的不能忍,我决定把163那个转变为唱歌跳舞的和谐博客,然后应该会另外再开一个新的,写自己要说的东西……
    回复Joy说:
    我不知道你的blog诶,我只知道你的校内。。
    2009-06-26 23:19: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