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8

    3.28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37177337.html

    我得承认其实我一直都是一个嘴硬的人,从来都认为我做的一切都是有理可依的,都是沿着或是正确或是恰当的路线前进,我从来都过分自信的认为,我比别人都要站得高,我比别人要看得明,我不愿意去染指那些我不感兴趣或者不屑的东西,这一切似乎就预示着我是一个跟着感觉走的人。可实际上感觉是不能当饭吃的。

    我很清楚的记得我高中的两个可笑的观点,1我读书不求甚解2我不看书的,因为我不想让书中的思想左右我。倒不是说年轻的时候不应该犯错误,更不是说年轻的时候不该轻狂,只是,我不应该这么自负以及盲目的,以及到大学以后越发不可收拾的个人意识和一如既往的不可一世。直到现在我才从迷蒙中恍然惊醒,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不同的。站在大二的尾巴上,看着前面的路,我一片迷茫,看着身后走过来的路,我清楚得记得我是如何坚实地走过来的,可在路面上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我的脚印,这一切是怎么了?

    大学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四年之一,我相信前辈的话。带着好奇的心,我步入了森严的大学校园。在大学里我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人要松弛,宁波人更需要松弛。那是一种更容易创造奇迹的状态,一种于己于人都积极的状态。虽然没完全学会,我还是继续着我的玩世不恭,这也是松弛的副产品,只是颇有点要天才不够天才,要坏不够坏的意味。

    住宿的生活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也是大学里最让我无奈的方面。由此,我学会了无奈和忍耐,其实我不想像个怨妇一样的,可我却真的想要追求书上所说的规律的作息,结果是讽刺的,我隔三差五地感冒。我无力地申辩说其实我三四年没感冒了,可那只会让我觉得更讽刺。我想我的妈妈,其实我真的是个不会生活的人,正是妈妈无微不至的提醒,才保全我健康的成长。在南京,我真的像个抹着鼻涕坐在地上哭的孩子一样,任病魔肆虐。在那时,我会特别想家,但也不敢打电话回家,我怕妈妈会察觉到我的病情,怕她会担心,可我还是让她担心了。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越来越可以理解这句话的感情了。就像当教练一样,我的队员们出色的发挥带来的愉悦与欣慰远比我自己进球要开心。最近在看的《奋斗》里陆亚迅的“软弱”让他的父爱更加伟大。陆亚迅一生不求人,可是为了陆涛,这个都不知道说不说得上是他儿子的儿子,他做了一切却什么都没说。陆亚迅就是天底下所有好父母的缩影,就算为了他们我们也该好好的活。

    高中的学习是由作业堆砌起来的,我们没有太多的闲暇去了解作业以外的事,即使接触了,我们也不明白。而大学似乎就是一把打开外面世界的钥匙。让我开始思考类似“我到底应该在大学里学到什么,我到底该成为怎么样的人,我需要怎样发掘并证明我的与众不同的能力,我应该怎样为人处世。”我的头脑里的意识却没有因为我手上的越来越多的答案而变得明朗起来,或者说意识明朗了,我与正确之间的距离却没有丝毫缩短。我尝试着各种各样似乎有趣的事,我送纸条给一个陌生的女生,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考察我的沟通能力;我花一个星期去学一门课,为了考察我的专注的能力;我去唱歌,为了考察我high能力;我看时尚杂志,为了从中了解热门的话题,例如米歇尔奥巴马是一个时尚达人;我看《奋斗》,为了了解当代年轻人向往的生活方式;我看老旧磨片,研究各个导演的手段技法。。。我试图获得更多的东西,可是我渐渐质疑这一切的意义所在。就好像我是一个知道目的地的人,可我流连着路边的景色,而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应该获得什么,却埋头进步着。我知道他们更好,好得多,我错了,我要为我的懈怠,懒散,借口付出代价。ANGEL两年前的一句话直到现在我才松口承认,我不是个上进的人,从来都不是。

    效实的同学都是好样的,你们的成绩让效实觉得荣耀,让我觉得汗颜。为什么带着小小的野心,你们的变现越来越出色,而我却在大大的野心中堕落迷失。解释只有一个,我做的远远不够,我狠不下心,我是真锉。

    我承认,我很挫。

    口口声声口口声声地说了很久,也从来没人认为我不明白,我必须恶化我的生活,我必须守住这一份寂寞,否则我会后悔的。

    我还有时间,我还有希望,我还有遗憾,我一定还有救。

    分享到:

    评论

  • 还是挺有趣的嘛,送纸条给不认识的女生的目的竟然是考察自己的沟通能力!告诉我后来那个女生什么反应啊?呵呵。

    大学四年就这么让它平静地过去吧,如果是我的话,那就什么都不想,就这么静静地看每一天的时间流过,做个普通的人过自己的小生活也不错呀。不要迷失了啊,男生更不可以自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