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1-29

    In Winter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34423230.html

    去年的冬天,南京下了很大的雪。第一次遇见筱天就是在一个下雪的日子。

     

    因为昨晚下了雪的缘故,冰冷的空气中带着让人清醒的味道。太阳把白色的光辉洒在雪上,说不清是一种凉意,还是一种明快的温暖。我深吸了一口气,天气还不错。每次心里空空的时候,我总喜欢一个人随意地游走,去感受来自外界一切的表演,就像今天这样。

    不知不觉中,风夹杂着雪粒又开始飘落下来。因为不喜欢湿漉漉的感觉,出门之前我特意带了把伞。

    雪花漫天地飞舞着,人们或是静静伫足,或是俯身捧雪,给浪漫的雪天平添一份温暖。

    “喔~好冷啊!”我打了个寒噤“还是回去吧。”

     

    走着走着,视线不经意地扫到边上一个穿着粉色羽绒服的女生,用手捂着头,快步向前走着。大概她也和我一样都不喜欢被雪打湿吧~我快步走到那女生身边,轻轻地用伞挡住了掉落在她头发上的雪花。她侧过脸给了我一个明朗的笑容。我暗暗地猜想,她一定会是个开朗的女孩。 

    我们不紧不慢的走着。或许是因为雪带来的神秘,我俩谁都没有说话。

    就这样,我一直把她送到了女生寝室楼下。

    “谢谢你呵!”说完她朝里走去,突然转过身,说,“Hi,我是叶筱天。”在雪的映衬下,她的脸看起来很白。

    “你好,我叫袁朗,”我附和道。

     

    那次以后,我们就认识了。我不能确定我是不是喜欢上了她,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好感,只是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那一份平淡似乎把我心里的涟漪都抹平了。我们会相约一起去上自习。每当我走进教室,筱天总是坐在左边第三个位置上静静地看书。当我轻轻地坐到她的身边,她会侧过脸,很浅地朝我笑笑,然后又全神贯注于桌上的课本。我觉得,只有在筱天边上我那颗躁动的心才会暂时地被冻结起来。

    我想这样。

     

    依赖在潜移默化中滋生,不是我依赖她或是她依赖我,我感受到的,是存在于我们之间的一种微妙的情绪。一起吃饭,一起去上课,一起在周末出去玩,一起踩校园,一起发呆,我们有很多交流,可是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谈,我对她的了解只停留在大学,而我也从来没有向她提起过流冰,可能我们都觉得过去并不需要拿出来晒,又或许认为,这样的距离才是最合适的。

     

    大学的分级考试其实没有多少意义,可是考试就是那种即使不重要也会让人的心脏抽搐的东西,我和筱天约好考试后去外面,让紧张的神经松弛一下。我习惯性地提前五分钟交了卷,习惯性的拿起包,习惯性地拿出手机查看有没有短信,虽然多数时候是没有的。

    屏幕上显示着:您有一条未阅读短信。打开。里面只有几个字:

    “天气凉了,多穿点衣服,记得带上围巾,我记得你一直都怕冷。    

                       发信人:流冰。”

     

     

    和筱天一起吃晚饭,为了庆祝在分级考试战役中取得的阶段性的胜利,我还特意买了一瓶酒。沙发边的空气似乎也因为我们的言谈笑语也变得活泼起来,酒杯碰撞的声音又把他们推向更远的地方。不知为什么,我今天不是很愿意说,只是一边附和一边给自己的杯子里添酒。透明的酒杯一下子流进像血一样妖惑的猩红,放肆地散发着妩媚的香味,我笑着倒进嘴里,然后咽下去。

    酒很快就没了,然后迷迷糊糊地,我也开始说,说以前的事情。整个餐馆剩下的只是我们放肆的笑声。

     

    走出酒店,冰冷的空气让我清醒了许多,我把围巾解下来递给筱天,她没有拒绝,却也没有围上,只是若有所思地缠在了手上。我们并肩走在三号路上,落叶和昏暗的灯光让路面看起来斑驳萧索。不知为什么,我说起了我“以前”的女朋友流冰。那个曾经满满地装在我心里的人。最终她留在了浙江,而我来到了南京。我们都是不相信感情可以一直维系在两个城市的人,所以算是分开了吧。可是对我来说,很多在心里记挂过人并没有被时间和距离冲淡,我还是会在安静的时候想念她,以及发生过的,那么多的,美好的事。

     

    回去之后才想起给流冰回一条短信,她没有回,我也没有在意。

    第二天九点多的时候,收到了流冰的短信,大致是说说她昨天病了,人特别难受就早点睡了,现在感觉好多了。在那一刻,我的脑子一下子懵了。我突然好担心她,好想马上马上马上飞回去看她。可是现实就是现实得什么都发生不了。

    昨晚……昨晚……昨晚我做了什么,筱天的笑和那妖艳的红色液体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接着,筱天的笑容淡化,渐渐变成了流冰苍白的脸和虚弱的笑容。我恨自己,我很想哭出来,可是什么都已经无法挽回。

    我没脸打电话回去,深深地自责一直占据着我的整个大脑。去上课的时候看到筱天从边上经过,我仓皇的逃开了。

     

    日子真的过得像水一样,把一切冲得淡而又淡,到了最后,似乎都找寻不到经过的痕迹。

     

    在下雨的时候,能有人在你的头上为你撑起一把伞;在生病的时候,能有人能特意跑到男生寝室来探望你,我想,谁都会感动的。我们还是闭口不谈过去,我们还是会一起出现在校园的角落里,只是在很少的时间里,我会走神,去想一些离我更加遥远的东西。

    想起的时候,会去手机里翻流冰的号码,有短信也有电话。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强迫自己相信我们之间还保持着那份温存。即使通了,大家也只是随便说说近况,寥寥了之。

     

    后来有一天,流冰说,有个男生想约她,她答应了。

    我只记得,那天打完电话,我在阳台站了很久。。。

    那天的南京的夜很黑,

    很冷。

     

    不知为什么,在那之后面我很害怕面对筱天,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还是和筱天一起自习,可是一份放不下的沉重顽固地存在我的意念里,无法摆脱。对于筱天的感情,我也更加不知所措。

     

    圣诞一直都是我很期待的节日,因为由红和白交织出来的洋洋的喜悦,更因为在深绿的映衬下,这种喜悦被推向了高潮,传向了更加深远的地方。可是今年,也许是因为复习迎考的关系,直到被早上宿舍广播里的圣诞歌曲吵醒,我才意识到圣诞来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我只是机械地吃饭,机械地去教室自习。只是没有在教室看到筱天,大概她有事出去了。

    一直到晚上,收到筱天的短信:

                                            九点半,操场见。

     

    从教学楼出来,看到很多一对对的情侣依偎在一起。他们手用中的鲜花,头上的圣诞帽和幸福的笑脸充分地享受着属于他们的圣诞节,我莫名地想起流冰,也许她。。。脑子里出现她和一个穿着体面的男生坐在咖啡厅里用餐的情景。听着他温厚坚定的声音,她时不时用硬质小勺子搅拌一下眼前的摩卡,一切都显得幸福而惬意。

     

    晚上的一运因为没有灯的缘故显得特别昏暗,因为今天是圣诞,看到的只是三三两两的情侣。

    筱天叫了我一声,然后走过来说:“陪我走走吧!”难道是因为天气寒冷的关系,我隐隐觉得筱天的话里也带着些许凉意。

    “记得吗,我们认识快一年了。”筱天抬起头看着天上隐隐约约的星星。

    “是吧。。。”我有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也没有继续说话。

    两个人有点尴尬地在跑道上走了一圈。临到出口的地方,筱天转过身,把手交叉在风衣前摆的地方,直直的看着我。她顿了顿,清楚地说道:“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我。。。”我感到非常的局促,我知道她想要什么,可我给不了,“筱天,圣诞。。快乐。”

    接着我看到的。是筱天毅然离去的背影,和她的那种如刀口般锋利的决绝。

    我站在那里,

    一片狼藉。

    手机震动了一下,没想到会是流冰,她只是问:“南京下雪了?”

    我回了一条:“没有,但天气让我觉得很冷。”

     

    握着手机从一运一直走到四工,可它没有再震动。、把手机放进了口袋,我往冻僵的手上哈了一口气,然后深深地呼出了一口白汽。突然觉得脖子有点凉凉的,

    我抬起头

    南京

    下雪了。

     

     

    伴奏音乐 钢琴曲《tears》我就是听着这个写完的

    分享到:

    评论

  • 挺好的故事,我早上7点钟起来以后就在百度音乐上开了Tears一直安静地读下来了。我觉得,有的时候如果自己因为喜欢不止一个人而为难的话,就不要想太多了吧,对她们都很好,剩下的事情你会慢慢明白的。

    这故事是发生在你自己身上的么?
  • 是么,呵呵~反正人的感觉都很奇怪的~也许我比较四次元,哈哈~其实当个火星人也挺好的~
  • 突然觉得我和kate是两派诶呵呵
  • 很真实的感受,小说总是源于现实的基础的。会让我很入戏,仿佛就在你身边,或者在南理,看着你周围的人来人往。关于距离,有句歌词大概是这样的:只有心不够近才怕距离。如果你愿意去相信,它还是阻挡不了什么的。我是这样认为的。写到这里,不知为什么我脑海里突然跳出“如果这就是爱,一转身就该勇敢留下来”。KEAN,你一定要幸福。我相信你记得这句话。但是,生命里也不仅只有爱情。
  • 这个让我想起高中的时候文文给我看的STORY里面的一段话,具体怎么表述的已经忘了,但是大致内容就是这样的:很多人还执着守候的时候,其实心意已经慢慢改变了,只是不自知罢了...

    作祟的往往只是认得心理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