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8-08-06

    我的红舞鞋 By WRY Jack

    版权声明:转载时请以超链接形式标明文章原始出处和作者信息及本声明
    http://www.blogbus.com/kean-logs/27193089.html

    红舞鞋,红色的。。。


    四周已没有了声音,我感受不到我的存在,只有绝望的一片鲜红。“这是什么?是我的红舞鞋!”我下意识地想抬起双手,却不知手在哪里。醉人的背景下,一双纤细迷人的双腿踩着红色的高跟鞋,一步一步地走着,离我而去。“咯,咯,咯。。。”那么的清脆,那么的饶人,仿佛我的世界只剩下了这些。“带我走,”我用尽了力气。。。 

    红色消失了,四周依然是那么的熟悉,安静,只有空调机扇的声音。“只是一场梦。”我定了定神,揉了揉眼睛,无力地盘坐在床上。妻子也坐起身,从身后挽着我,“亲爱的,怎么了?”“没事,只是做了个恶梦。”“我能帮你什么吗?”“可能是最近压力太大了,你放心,轻松轻松就好了。”妻子一定要我笑一个给她看看,我照做了,然后扶着她重新躺下。“什么都没有发生,只是一场梦。”我平复着自己。“红色?” 

    家里住了几日,我又回到了我工作的城市,我的心情莫名的高兴。刚走进公司,妻子从百十公里外的地方打电话来说,她又要外出办事,可能好几天都回不了家了,那内疚的语气令我不安,我笑了笑,安慰她说我会照顾自己的,让她也保重身体。听到我的微笑声,她也笑了。挂了电话,我走进了社长室,社长走过来,搭住我的肩,告诉我项目通过了,对方非常满意,应付钱已到帐。这个项目的奖金也打进了我的户头。他拿起桌上一叠钱,递过来,说是以他本人名义奖励我的,就当作是红包。我笑着说,既然是送红包,那外面总得有个红套子吧。他努了努嘴,转身从抽屉里摸出个装压岁钱的袋子,把钱装上,塞给我,“拿着钱,去放松放松。”外面的部下们似乎也知道了我的好心情,都堵在门口,等我出来,摊着手说:“经理,给个红包。”钱分完了,人也散了,我的手里只剩下了空空的红口袋,我攥着它,看着,看着,那种心情无法名状。 

     出了公司,我漫无目的地在马路上开着,似乎是等待着黑夜的到来,好在我的车子知道该把我送往哪里。当霓虹灯亮起的那一刻,车子停在了会所对面。我靠在车子旁,仰望着,这是家繁华商业街上的会所,在每天夜幕降临的时候,人们开始涌向这里,在黑夜里用酒精和喧嚣发泄着他们一天里最后剩下的精力。看着陆续的人群,我仿佛也看见了曾经自己的影子,不由自主地也迈开了步子。。。。。。 

    那是4个月前的一个晚上,我第一次来这里,我的胖上司要我陪他一起来放松放松。其实就是一个吵闹的夜总会,可我却并不讨厌它。这里有的是穿着性感,妩媚动人的小姐,社长问我喜欢这里吗,我没有说话,只是笑笑。说实话,这些姑娘确实漂亮,我挺喜欢,挺好的,只是,再好,她们也不属于我。她们只属于她们,或者只属于钱。进了包间,社长就点小姐了,我只能坐那里给自己倒一杯。酒是个好东西,令人陶醉,令人思绪万千。在别人眼里,我似乎拥有了所有我该拥有的东西,别人羡慕我,嫉妒我,可他们并不知道,我却时常感到彷徨和迷茫。从我出生起,我感到我的人生已经被安排好了,我按照计划在执行别人的方案。从上学,到工作,甚至是婚姻,我都觉得是一种人为的安排。可话又说回来,我并没有觉得不满意,我觉得挺好的,我做的是那么的出色,那么的令人满意。我的工作,虽不是我选择的,但我却做的满开心;我的妻子,她那么的漂亮体贴,还有自己的事业,虽说是父母安排的,我却一点挑不出我不满意的地方。是呀,我是那么的包容,那么的坦然,有时我甚至为此而感到骄傲,似乎对于我来说,只要不是我讨厌的,那都是我满意的。我一度陶醉在这种生活中,以为自己拥有了一切,直到不久前朋友的一句玩笑,“你这样其实什么都没有拥有,有时甚至连你自己都不属于你。”他说的对,我只知道别人想要什么,却从来不知道自己真正要什么。想到这,我自嘲般的苦笑一声。社长开玩笑的说我怎么笑的这么难看,要给我找个会笑的教我。 

     门被推开了,一双高跟鞋走了进来,那修长的腿不由自主地让我抬起了头。那一刻,我定住了,不是因为她的美貌,而是看到她的这一刻,我感到似乎有什么在心中涌动,在这个不属于我的世界里,我似乎发现了那片属于我的空间,属于我的处女地。我有些欣喜,有些疑惑,又有些害怕,我感到理智的大门已经快关不住来自人类天然野性的冲动,这是一种强烈的渴望,绝不是人类性的冲动,而是那种更高级的我无法言明的体验。她熟练地给我们倒上了酒,然后就倒在了社长的怀里,这让我稍稍冷静了下来。我告诉自己,她不过是个风尘女子,根本不会是我想的那样,但我还是控制不住自己,不断地看她。她有时也会看我几眼,从她那眼神中,我感知到了什么,是什么?我的思绪已经太乱了,我只能靠喝酒来掩饰自己。 

    夜深了,我把社长送上了车,看着他走后又折返了回去,我要找到她。此时不再有人决定我,为我安排。没有父母,没有朋友,没有亲人,什甚至没有我自己,一切的一切都由上帝来决定,我只知道跟着感觉走。她在哪个房间,脑海里,我仿佛又看见了那双高跟鞋,“咯,咯,咯”,走进了其中一个房间。我也跟了进去,她就在那,正准备卸装,看见我有些不知所措。我尽力控制自己,有些吃力的挤出笑容,一字一顿地问:“你叫什么名字?”她转过头去,没有回答,只是笑笑,确实笑得比我好看。我感到自己有些疯狂了,这股原生态的力量终于征服了我,我快步冲上前去,抱住了她,吻上了她的嘴唇,我感到了一种激情在我体内,这是从来不曾有过的体会,我觉得我终于找回了完整的我。令我意想不到的是,她竟然如此的顺从,没有反抗,只是在我耳边轻轻地说:“下流。”我回过神来,看着她,又些尴尬和羞愧,可她却笑了,真正地笑了,不再有掩饰。我有种强烈的信念:你是我的。那一天,我第一次躺在了另一个女人的床上。 

    我的妻子一如既往的繁忙工作,以至于时常在外不回家。于是,每一个夜晚,我都来到会所,一看见她,我一下子就振奋了起来。我载着她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不再是漫无目的,而是随心所欲,我第一次有如此的感受,生活是那么的值得珍惜,我终于呼吸到了自由的空气,我感觉属于我的人生现在才开始。我带她去江边,带她去购物,不再是因为她喜欢,而是因为我喜欢。我的情感是如此的强烈,以至于从来没有问过她是否爱我,但我想,是的。 

    可一想到我的妻子,我就会感到无比的自责和矛盾,有时我也会忧郁地坐在阳台上发呆。但是只要一看见她在我面前,我的烦恼就烟消云散。她不停地冲我笑,和我笑的一模一样。我喜欢她穿上那双红色的Chanel高跟鞋,她问我为什么,我告诉她,这是你的鞋,也是我的鞋。我买了一对情侣钻戒,她坏坏地笑,问我居心何在,我也笑着说,里面装了GPS,你戴上我就不怕找不到你了。我喜欢她每次洗完澡都穿上我的白衬衣,我说因为这样就说明我已经占有了你。她说她已经属于我了。她给我讲她自己的故事,她是如何讨厌学习,从学校逃出来,又是如何离开家,又是如何干上这一行,她说她其实是个坏女孩。可我感觉她的人生至少是属于她的,而我,没有自己的故事,都是别人的故事,我也不敢告诉她我的一切。我起初以为只有我自己属于我,我要找到属于我的东西;现在我明白了,我要真正找回的是我自己。而眼前的她,带着我找到了,有时我真想带着她离开这个矛盾的城市,去新的地方重新开始,可是我不能。我只能和她一起仰望黑色的夜空,那似乎是真正属于我的空间,我一直看着,看着。。。。。。 

    不知不觉,我已经站在了会所门口,“咯,咯,咯”,我回过了神,她走了出来,我招了招手,可她没有看见,径直走向了马路对面我停的车,那双红色的Chanel格外醒目。看来她的眼里只有我的车,过马路怎么都不看两边的车啊,我笑着,跟了上去。突然,我楞住了,梦里的场景再一次出现在我脑海里,我突然看不见四周,听不见声音,只看见那双红鞋,走着,走着,离我而去,那红色的背景盖了上来。时间在这一刻凝固,我知道自己还有手,还有脚,那是一股强大的冲动。伴随着一阵刹车声,我失去了知觉,我不知道自己在哪里,只是眼前出现的红舞鞋,我用尽全力抓住了它。
      

    “带我走,你能听得见吗?”

     

                                                                                     ----------《红舞鞋》姊妹篇

    分享到:

    历史上的今天:

    巴塞罗那 2009-08-06

    评论

  • 这个正文的红色没标题的红色好看啊...
  • WRY的文章理性的启示总是远胜于感性的文字!
  • 不错,支持几
    不过我倒是觉得没有必要再写篇妻子的了,会有点赘余,毕竟是两个人的爱情。不过因为许写出来会有另一番感受。
  • 改的很好。顶。
  • 一样的背景,完全不一样的立意,恩,还是写得很有个人风格的,顶一个
  • 呵呵,WRY你很有才华嘛,虽然我当时写的时候完全“只看到一个女人”,但是你想到了很多其他的东西。嗯……我该说什么呢……你慢慢写好了,别急的。
    我支持你。
  • 说实话,我没有亲身体会,所以只能凭着自己的感觉写,确实有点累。与其说是写这个男主人公,不如说是在写我自己。这个男的身上有我的影子
  • 我后面还要以妻子的角度写一篇,相信这样故事就基本完整了。
  • 难得坐沙发~~对他和他妻子生活的联想突然停住了,这仿佛为他的出轨做了一番足够说服人的解释,或许他们的生活就是如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