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009-03-20

    319

    21岁的生日马上就要过去了,虽然我一度认为会变成近年来最让我失望的一个生日,不过事实上我收到了至今最多的祝福,那些祝福真的让我觉得幸福,其实还有很多人愿意为我祝福的,恩恩。

     

    昨晚上线的时候和ANGEL说这个生日我恐怕不会有一点惊喜了,ANGEL说还有这么多关心你的朋友呢,我说希望是吧。。。后来真的证明有好多人给我送上了祝福,我要把他们全都记下来,排名不分先后:柴小孩,团支书,孙琳,赵琨,聂沛,周霞,冬瓜,王逸,物理课,姐夫,丹丹妹,窝曾,杨拓,明月姐姐,燕飞姐姐,豆沙,毛易之,龚晨,庄海鸿,皓皓,张丹丹,王国峰,张孝丹,沛沛,谢远静,曹蒙蕗,李龙,王湘源,FLYING,薛娜,TG,咩咩牛,郭猩猩,还有ANGEL。。ANGEL真的是很让我感动,在我说了我怕我会失望以后,她特意发短信给我的朋友,提醒他们今天是我的生日。有这样朋友我真的觉得很温暖,我自豪地觉得,这样的朋友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难忘的事情有很多,龚晨发给我的第一份祝福,赵琨第一时间的校内留言,当然更重要的是她还出席了我的生日聚餐,柴小孩的在我醒来后的第一份祝福,冬瓜的迂回得XX的祝福,物理课的迟到得让我想“拒收”的祝福,孙琳的蛋糕彩信,沛沛丹丹的校内礼物,阿姨的银泰券,王逸的来自“河南三门峡”的电话,其实这也是个遗憾,你说这么多国内的都不给我打电话,还是个外国友人打电话慰问我,不过能接到王逸的电话还是让我很开心的,希望那个烧录卡快点到吧,这就是我的生日愿望,呵呵。

     

    我突然发现有这么多似乎在我的生活中有点边缘的人都能想到我,可是有一个遗憾真的让我非常的失望。。。我觉得我所做的一切在一刹那都变得一文不值,我真的有点后悔我所做的一切。

     

    罢了罢了,既然还在生日我就要保持开心,等到到了明天我就要更加加油,我要去习惯那种目标带来的孤独,我要去适应生活带来的无奈,我一定要证明,我所忍受的一切是有价值的,我一定要证明。

     

    Happy birthdayKean~~

  • 2009-03-01

    杜嘉班纳

    每次睡在陌生的床上的时候总是很晚睡着,睡不着。每次辗转反侧的时候就还是决定起来等到自己累了以后再睡,去土豆逛一会儿挑两个视频看,读读Ayawawa的博客,一边用小半边的屏幕放日剧,时间就是这样才能很快过去。

    新学期算是这么开始了,每个冬天在宁波住了太久了一下子把我空降到夏天里总是非常不适应,好热啊,感觉就像是在冬天里的夏天,入夜以后窗外虫鸣得厉害,知道凌晨了才不叫了,这就更加睡不着了。不过随便啦,我已经习惯了。

    最近……头一个星期先适应开学吧,很多事情要做,有点忙。我在写《Lucifer》的,慢慢的,我发现有什么故事要是纯粹是“创造”出来的话真是好复杂的一件事情啊,要是有什么是源于生活的话就好多了-----没办法,总有些事情是无法来自生活经历的吧,何况这一次的故事完全不同。《Lucifer》分成4章,我会把全部写完了以后再发布,不然到时候一定没办法写下去了。我希望被期待,希望可以值得期待。

    那,我还是先去睡吧。总算是困了,天都快微亮了。

     

  • 214号,我又将坐着隆隆的火车走了,带着的是一点点眷恋,一点点不舍,一点点恐慌,一点点伤感。其实这么大人了,我也不愿意再让感情占领我的脑子,可是无法改变的是,我还是我。DG像以往一样在那里抱怨,在那里眷恋,在那里说一些不着边际却很真实的话。在一种安逸的环境下生活了一段时间以后,对于新的生活,我们又开始表现出怯懦来了,说真的我也怕。即使我将很强硬地控制一些事,可是会有很多东西还是将把我搞得很无奈,能提醒自己的也就是那句“少一种情绪,多一份坚定”了。在更多的经历以后,人总是会慢慢地成熟的,慢慢的坚定的。

    DG啊,其实你不用这么较真的,你不用对这个世界上的每个人都这么用心的,那些卖电脑的爱怎么说就让他怎么说好了,我们只需要从他们的话里分辨他们是不是老实,还有那些我们需要的信息,而不是去说服他们或者拆穿他们,这有意义吗?姐夫啊~其实我觉得你可以的,只要再果断一点,再轻松一点,再用心一点,结果就会好了,这年头什么人都一对一对的,没什么不行的,心态就决定了一切。WWWWY,其实现在通讯这么发达的,所以什么都没必要担心的对吧~实在不行打飞的回来!!!还有,我和文文都会睡得很好的~还有其实我一直都在你们身边的,我很愿意给你们我的建议的,所以别怕麻烦我啦~我们谁跟谁啦~

    适应新的环境,迎接新的挑战,这就是一个现实中的游戏,用玩的心态去完成人物,也会很high的呢~

  • 2009-01-29

    In Winter

    去年的冬天,南京下了很大的雪。第一次遇见筱天就是在一个下雪的日子。

     

    因为昨晚下了雪的缘故,冰冷的空气中带着让人清醒的味道。太阳把白色的光辉洒在雪上,说不清是一种凉意,还是一种明快的温暖。我深吸了一口气,天气还不错。每次心里空空的时候,我总喜欢一个人随意地游走,去感受来自外界一切的表演,就像今天这样。

    不知不觉中,风夹杂着雪粒又开始飘落下来。因为不喜欢湿漉漉的感觉,出门之前我特意带了把伞。

    雪花漫天地飞舞着,人们或是静静伫足,或是俯身捧雪,给浪漫的雪天平添一份温暖。

    “喔~好冷啊!”我打了个寒噤“还是回去吧。”

     

    走着走着,视线不经意地扫到边上一个穿着粉色羽绒服的女生,用手捂着头,快步向前走着。大概她也和我一样都不喜欢被雪打湿吧~我快步走到那女生身边,轻轻地用伞挡住了掉落在她头发上的雪花。她侧过脸给了我一个明朗的笑容。我暗暗地猜想,她一定会是个开朗的女孩。 

    我们不紧不慢的走着。或许是因为雪带来的神秘,我俩谁都没有说话。

    就这样,我一直把她送到了女生寝室楼下。

    “谢谢你呵!”说完她朝里走去,突然转过身,说,“Hi,我是叶筱天。”在雪的映衬下,她的脸看起来很白。

    “你好,我叫袁朗,”我附和道。

     

    那次以后,我们就认识了。我不能确定我是不是喜欢上了她,甚至都不知道有没有好感,只是喜欢和她在一起的感觉,那一份平淡似乎把我心里的涟漪都抹平了。我们会相约一起去上自习。每当我走进教室,筱天总是坐在左边第三个位置上静静地看书。当我轻轻地坐到她的身边,她会侧过脸,很浅地朝我笑笑,然后又全神贯注于桌上的课本。我觉得,只有在筱天边上我那颗躁动的心才会暂时地被冻结起来。

    我想这样。

     

    依赖在潜移默化中滋生,不是我依赖她或是她依赖我,我感受到的,是存在于我们之间的一种微妙的情绪。一起吃饭,一起去上课,一起在周末出去玩,一起踩校园,一起发呆,我们有很多交流,可是我们之间并没有太多的交谈,我对她的了解只停留在大学,而我也从来没有向她提起过流冰,可能我们都觉得过去并不需要拿出来晒,又或许认为,这样的距离才是最合适的。

     

    大学的分级考试其实没有多少意义,可是考试就是那种即使不重要也会让人的心脏抽搐的东西,我和筱天约好考试后去外面,让紧张的神经松弛一下。我习惯性地提前五分钟交了卷,习惯性的拿起包,习惯性地拿出手机查看有没有短信,虽然多数时候是没有的。

    屏幕上显示着:您有一条未阅读短信。打开。里面只有几个字:

    “天气凉了,多穿点衣服,记得带上围巾,我记得你一直都怕冷。    

                       发信人:流冰。”

     

     

    和筱天一起吃晚饭,为了庆祝在分级考试战役中取得的阶段性的胜利,我还特意买了一瓶酒。沙发边的空气似乎也因为我们的言谈笑语也变得活泼起来,酒杯碰撞的声音又把他们推向更远的地方。不知为什么,我今天不是很愿意说,只是一边附和一边给自己的杯子里添酒。透明的酒杯一下子流进像血一样妖惑的猩红,放肆地散发着妩媚的香味,我笑着倒进嘴里,然后咽下去。

    酒很快就没了,然后迷迷糊糊地,我也开始说,说以前的事情。整个餐馆剩下的只是我们放肆的笑声。

     

    走出酒店,冰冷的空气让我清醒了许多,我把围巾解下来递给筱天,她没有拒绝,却也没有围上,只是若有所思地缠在了手上。我们并肩走在三号路上,落叶和昏暗的灯光让路面看起来斑驳萧索。不知为什么,我说起了我“以前”的女朋友流冰。那个曾经满满地装在我心里的人。最终她留在了浙江,而我来到了南京。我们都是不相信感情可以一直维系在两个城市的人,所以算是分开了吧。可是对我来说,很多在心里记挂过人并没有被时间和距离冲淡,我还是会在安静的时候想念她,以及发生过的,那么多的,美好的事。

     

    回去之后才想起给流冰回一条短信,她没有回,我也没有在意。

    第二天九点多的时候,收到了流冰的短信,大致是说说她昨天病了,人特别难受就早点睡了,现在感觉好多了。在那一刻,我的脑子一下子懵了。我突然好担心她,好想马上马上马上飞回去看她。可是现实就是现实得什么都发生不了。

    昨晚……昨晚……昨晚我做了什么,筱天的笑和那妖艳的红色液体出现在我的脑海里,接着,筱天的笑容淡化,渐渐变成了流冰苍白的脸和虚弱的笑容。我恨自己,我很想哭出来,可是什么都已经无法挽回。

    我没脸打电话回去,深深地自责一直占据着我的整个大脑。去上课的时候看到筱天从边上经过,我仓皇的逃开了。

     

    日子真的过得像水一样,把一切冲得淡而又淡,到了最后,似乎都找寻不到经过的痕迹。

     

    在下雨的时候,能有人在你的头上为你撑起一把伞;在生病的时候,能有人能特意跑到男生寝室来探望你,我想,谁都会感动的。我们还是闭口不谈过去,我们还是会一起出现在校园的角落里,只是在很少的时间里,我会走神,去想一些离我更加遥远的东西。

    想起的时候,会去手机里翻流冰的号码,有短信也有电话。连我自己也不知道是不是在强迫自己相信我们之间还保持着那份温存。即使通了,大家也只是随便说说近况,寥寥了之。

     

    后来有一天,流冰说,有个男生想约她,她答应了。

    我只记得,那天打完电话,我在阳台站了很久。。。

    那天的南京的夜很黑,

    很冷。

     

    不知为什么,在那之后面我很害怕面对筱天,心里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虽然还是和筱天一起自习,可是一份放不下的沉重顽固地存在我的意念里,无法摆脱。对于筱天的感情,我也更加不知所措。

     

    圣诞一直都是我很期待的节日,因为由红和白交织出来的洋洋的喜悦,更因为在深绿的映衬下,这种喜悦被推向了高潮,传向了更加深远的地方。可是今年,也许是因为复习迎考的关系,直到被早上宿舍广播里的圣诞歌曲吵醒,我才意识到圣诞来了。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安排,我只是机械地吃饭,机械地去教室自习。只是没有在教室看到筱天,大概她有事出去了。

    一直到晚上,收到筱天的短信:

                                            九点半,操场见。

     

    从教学楼出来,看到很多一对对的情侣依偎在一起。他们手用中的鲜花,头上的圣诞帽和幸福的笑脸充分地享受着属于他们的圣诞节,我莫名地想起流冰,也许她。。。脑子里出现她和一个穿着体面的男生坐在咖啡厅里用餐的情景。听着他温厚坚定的声音,她时不时用硬质小勺子搅拌一下眼前的摩卡,一切都显得幸福而惬意。

     

    晚上的一运因为没有灯的缘故显得特别昏暗,因为今天是圣诞,看到的只是三三两两的情侣。

    筱天叫了我一声,然后走过来说:“陪我走走吧!”难道是因为天气寒冷的关系,我隐隐觉得筱天的话里也带着些许凉意。

    “记得吗,我们认识快一年了。”筱天抬起头看着天上隐隐约约的星星。

    “是吧。。。”我有点不知道该说点什么,她也没有继续说话。

    两个人有点尴尬地在跑道上走了一圈。临到出口的地方,筱天转过身,把手交叉在风衣前摆的地方,直直的看着我。她顿了顿,清楚地说道:“你就没有什么话想对我说吗?”

    “我。。。”我感到非常的局促,我知道她想要什么,可我给不了,“筱天,圣诞。。快乐。”

    接着我看到的。是筱天毅然离去的背影,和她的那种如刀口般锋利的决绝。

    我站在那里,

    一片狼藉。

    手机震动了一下,没想到会是流冰,她只是问:“南京下雪了?”

    我回了一条:“没有,但天气让我觉得很冷。”

     

    握着手机从一运一直走到四工,可它没有再震动。、把手机放进了口袋,我往冻僵的手上哈了一口气,然后深深地呼出了一口白汽。突然觉得脖子有点凉凉的,

    我抬起头

    南京

    下雪了。

     

     

    伴奏音乐 钢琴曲《tears》我就是听着这个写完的

  • 2009-01-26

    新年快乐2009

    新年钟声敲响的那一刻,窗外很喧哗,焰火噼噼啪啪地刚好在16楼窗外的高度炸开,燃尽的碎片弹到玻璃窗上又是一阵不安静,这一天是整个国家最晚入睡的一天。爸妈9点半的时候就跟两个朋友一起开车去雪窦寺祈福了,他们说2008实在是太糟糕了,希望2009是全然不一样的一年。然后一个人在家就有点没心情看春晚了,说不上粗糙,可年复一年都是同一种调调还能给人多大惊喜呢。

    又是一个人了。然后突然觉得,是不是有一天,我们所有人可以在除夕夜开车出来聚在一起过,开到世界的边缘。晚上住在一起,人多了就热闹多了,何况还是我们这帮人啊。一直觉得Lake House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可惜这个基本上不实际,离我们最近的东钱湖湖边的房子都卖完了,也买不起。那就随便什么房子吧,我们一定不会让物质条件变得太主要的,随便是多大的房子吧,只要在一起就好了。破旧的30年代大上海小洋楼的地板上摆一个旧旧的电视机,每个人都做在羊毛地毯上,摊很大很大一堆东西在地上吃,一边玩杀人游戏一边看春晚。不要空调,要火炉,最好还是烧木炭的那种,不过这其实都不重要啦只要不是太冷。落地窗外是飘落的厚厚的雪花盖在我们的小汽车上白白一层,然后用屋檐下黄色的昏暗的门灯一照,这氛围……是不是我又想多了。


    二十周岁,大学二年级,所有人到了这个年龄都开始觉得时间有点快得不受控制了。 说实话我老早记不清我们这群人在效实上初一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了,初二又是什么样子的了。这有点像是你按下mp3播放器上的快进键,一开始前进的速度还能让人跟得上节奏,然后越来越快越来越快。上周四的聚会大家还是玩得很开心,有点真不敢相信我们这些人是13岁就认识的,那会儿是2001年吧。


    然后突然现在就是2009了,地球不知道缓慢地自转了多少圈才把我们带到这个时刻的。希望所有人都能健健康康吧,无论如何这总是最重要的,然后做什么都会有好运气。我们这些人的每一个都是很好的人,性格不同可是大家坐到一起能够格外好地相处。如果可以的话,再过很多年,当所有人都成家的时候,大家可以真的聚在一起过一个特别的除夕夜。





     

  • 以前觉得并不是时间过得快,时间的速度是一致的,只是人们忘却的快,所以造成了时光如梭的感觉,现在我也有些模糊了,可以肯定的是,08将已,09未至。又是一年,我觉得在这一年中还是有比较大的收获,模糊的概念开始明朗,也尝试了以前没有试过的经历,从自己觉得自己知道得很少进步到发现自己什么都不知道的程度了。哎~路漫漫其修远兮,吾将尽吾力上下而求索。感谢大学带给我的一切,我相信前辈所说的话,因为我和别人其实并没有什么不同。相信,相信,做到与众不同就是一个很实际,但也很有挑战的目标,恩

    昨天和RW的同志们度过了紧凑的一天。除了YYJ丢失的手机和晚饭时间的一小会混乱,一切都在掌控之中。其实因为我们都是歇歇噶的小孩,大家都会为全体为别人考虑,所以本来就不会有什么问题的。我的任务就是尽量让每个人都远离懈怠和沉闷,我想我完成的应该还算不错,其实我觉得,聚会和开会一样都需要良好的诱导和暗示的,这年头,干什么都不容易啊,尤其是想做得尽量完美一点。

    最近一直有看GG,从电视剧中我得到了我需要的元素,我喜欢SERENA和DAN的组合,虽然别人说看到DAN会想起我,可我其实比较喜欢喜欢着DAN的S,我喜欢RUFUS的教育方法,很民主,我喜欢CHUCK的西装,虽然西装对我来说有点不合实际,我喜欢上东区的生活方式,如果除去奢华的一部分,生活变成那样也很有意思。我开始颠覆自己的观念,我想很少有人会似乎有点“煞风景”地问“你会娶我吗?”因为那很不浪漫的,而爱情就是需要以浪漫滋生的。前几天,我会作着和别人去外面约会的憧憬,因为我想要尝试那样的生活,很西方的基调,不过到了现在也淡化了。

    我的小说也在酝酿中~寒假结束前出炉。对我来说,需要的不是灵感,而是一种情绪,经常在睡前出现的情绪,它会再来找我的。

    09年,我将勇敢地去感受,去尝试,去high,去concentrate,这就够了。加油吧,KeAn,以及我的朋友们。我们需要去证明些什么。

     

  • [Franklin]我有话要说。

    很多事情是不是就是要埋在心里。跟妈妈聊的时候我说,除了她,实在是找不到别的人可以说了,自己想的所有的事情。然后她说,你可以找个女朋友了, 以后还是不要什么事情都只跟我来说了吧。

    就算是没有地球,太阳还不是照样对着银河绕,同样的道理,无论怎么样,在五天还算忙碌的上班之后的周末到来的时候,我还是不知道该做什么事情,明明事先那么期待周末的。让我们赤裸裸地说出来吧,现实就是现实,所有的精神世界都是物质基础,人以类聚,相似的人才能做朋友,朋友之间有多好只能代表你们拥有多么相似的遭遇-----而赖以维持友情,或者爱情的,该死的,还是物质,昂贵的物质-----一袋热牛奶,一套阿玛尼,一枚Tiffany。

    可是寻找相似的人又是一段何等艰辛的过程呢。下午坐在爱尔兰三叶草的吧台上的时候还是有点迷茫,昏暗的白炽灯,宽萤幕背投上放的是无声的阿斯顿维拉对西汉姆联队的三流英超对决。在这么个阴郁的大雾天酒吧里人很少,穿着绿黑大格子衣服漂亮的女生在吧台后擦拭着刚洗完的杯子,有一句没一句不太熟练地跟一个矮胖的英国口音很重的外国人聊天。这样的静吧我挺喜欢,也就只有这样的酒吧还可以让我喜欢了,因为安静,因为可以一个人迷茫下去想事情,而那种热闹的夜店所有人在舞池里扭成一团的气氛实在让人窒息。可也是因为这样,是找不到新朋友的,说真的,很难。

    女朋友。我希望她可以是一个怎样的人呢-----这个世界的人连我也算都太物质,可是我还是奢望可以找到一个不那么物质的人。要独立,要知性,要聪慧,就像是雪花般的,一朵,太多的烦恼在在一起的时候就可以消失。

    停。还是别想这么多了,现在的一切都不会成为永远的,如果做不到每天都快乐,那至少别每天都不快乐。有车,周末无聊的时候就去酒吧坐坐,即使每次都喝Guiness很苦。圣诞夜的时候安心睡觉就当没有圣诞夜好了,市中心的街道上有太多的灯红酒绿与我无关,我自己有很多钱可以花,我可以给自己买很多喜欢的礼物,我不需要圣诞老人的那一份,即使它的意义与众不同。

    Est-ce la vie? C'est la vie.  (La Fin)
     

     

     

  • 2008-12-15

    I am on my stage

    今天很高兴,最近一直都处在比较愉悦的状态。

    先说说晚会的事吧,我觉得如果和500个人一起去唱K是一件很难得的事情,那么有500个人都能认真地听你唱歌真的是更让人觉得庆幸。我曾经有一个愿望:在大学里,我要上艺文馆的舞台上唱一次歌。而当我站在艺文馆的舞台上,这一切变成了现实。说实话在第一次彩排的时候我真有点紧张,也听到了自己声音里的颤抖。可是当我站上那个向往的舞台,我觉得全场只剩下我和我的歌声了。原来只要把心放在歌里,你根本就不可能忘词了。当我听到熟悉的前奏,当一束追光灯打在我身上,当全场黑暗的时候,当我第一次听到自己的声音在这么大的场地里游走的时候,当全场观众为我鼓掌打拍子的时候,那感觉真的很美妙。以前做很多事都会莫名窘迫的我,真的不一样了,这一次我把自己融入了这个舞台。让我发自肺腑地“蛙哈哈”一次吧~

    都见过这么大的场面了,我想我拥有的不仅仅是舞台经验,更是一种作为焦点的自信与淡然。我想说,我越来越觉得我就是为了大场面而生的。

    今天做了个英语演讲,效果很让人满意,受到老师的嘉奖也让我非常振奋,because I am eager to give a speech this time。我很认真地准备了,就算老师不说,我还是会脱稿的。你看人家franklin一个半小时的演讲都XXX,我再不努力这不是越差越远了嘛!很好很强大,提高沟通能力是一件势在必行的事,大学应该就是这样的一个平台。

    上次大一和大二的足球比赛,虽然上半场0比2,可是下半场我们发起了如潮的攻势,最终4比3翻盘。我觉得我真的踢得好爽噢~斗志就是足球场上最重要的东西。一个死角进球也让我觉得很过瘾,很久没进球了,因为很久没踢球了。

    接下来的日子会过的很快很有目的性了,我想我要站好最后一班岗的,我希望我的父母会以我为荣,当想起我的时候他们感受到的不只是温暖,还有一份欣慰。

     

     

  • 2008-12-04

    12 3

    今天去打篮球了,出了一身汗,骑车回寝室的时候突然觉得有一种很熟悉的,记忆中的感觉。在那条流溪河岸边,留下了无数那样的感觉,那样的记忆。风吹在身上凉凉的,以前我总是硬是让风把汗吹干的,虽然会冷得我发抖,可是我真的懒得换衣服。现在我也是这么想的,不过,哎~身子骨不比当年了,连立定跳远都只剩下2米45了,有一点点小绝望,有一点点力不从心,遥想当年,这每次用力一跳没有个一百分也有个九十五,可现在。。。真的这就是老了的感觉吗?看来我真的老了。。。

    最近有好多事,线代考完明天又是理论力学。编外的有音响要修,手表要修,还要去买书,去看MP3,还有房屋建筑学的五张图,估计生活又该紧凑起来了。总是觉得,生活好忙,事情好多,可却还是有很多时间用来空闲。为了能在上自习的时候专注,我把手机,MP3,甚至手表都留在了寝室,效果似乎还不错。如果能在大学里学会专注,也很不错啊。

    女足的训练结束了8天,我也连续八天没有在一点以前睡着了。难道真的是因为白天不够累,晚上就睡不着吗?好在早上不应跑操,至少能睡到七点半,吃的也不错,心情也挺好~同寝室的一个仁兄住女友准女友叫了两个星期终于得逞了,呵呵,他说他准备当我的教练,呃。。。虽然我并不老,可是我真的觉得年轻人的世界太奇妙,似乎与我越来越远了。

    要在青协的“矬晚会”上唱《我可以》。我是一直听一直唱,直接对那歌麻木了。哎,真的是唱一首少一首。

    周杰伦的专辑是写的越来越难听,越来越难唱了,哎~

    我踏踏实实地过完这学期以后的日子。当全世界只剩下我自己的时候,我的心才能静下来,我的世界才会明朗起来

  • 2008-11-22

    11 22

    “覃霞进球了!”一脚冷静的推射,皮球直挂球门上脚。覃霞完成了她和陈颖的心愿,也完成了理院女足每一个人的心愿。随着王蓓蓓下半场的锦上添花,我们迎来了历史性的突破,获得了一场让队员们欢迎鼓舞,让教练倍感欣慰的胜利。原来在想,带着三负一平的战绩,我所谓的“有意义的训练”着实有点站不住脚。今天我们取得了胜利,证明了我们所有的努力并没有白费。或许这是理院几届比赛的第一场胜利吧!

    一个半月的努力训练,我们需要成果,今天我看到了。看着每一个人都踢得有模有样,我有种特别的成就感和安慰。赛后我和别人说,如果明年能保持这样的基础,哪个队都不见得打得赢我们。现在回忆起大家在早上和在傍晚练球的情形,我有种说不出的感慨,这样的日子也许没有谁觉得舒服,可是不管喜欢或是讨厌,这会是我一段属于大学的难忘经历,也永远保存在我的记忆里,我会很骄傲地和别人说“我曾经是女足的教练,那是一支很不错的队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