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学期初的约定,我和自己打了个赌,我不想一直循规蹈矩的生活,我要突破。这个突破口就是本学期的结构力学,我要证明我可以专注地做好一件我想做的事,我一定可以借藉此成为浙大或是东南土木研究生的一员,而不是约定俗成的南理工。于是我开始以我的标准认真地对待结构力学,我上大学以来从来没有课听得这么认真,也从来没有课这么多次强忍着不睡着,我不断地告诫自己 “its about my future。” 我一直在专注,我一直在告诉自己,我是我们班结构力学最好的,直到我发现通过学期末的复习别人都在以让我厌恶的速度进步。我开始对自己说,我只要一百分,因为只有这样我才能完成我班级前五的任务。

    当我在totally紧张的时候我的身体会有一个奇怪的症状,从头皮到手,我所有的皮肤都会一下子麻掉,第一次发现这个状况的时候实在我高考考数学的时候,当时的剩下半个小时和五道没做的大题目让我的身体第一次被精神摧残了。第二次是在某一次唱暗香的时候,第三次出现在今天的考试中。45分钟让我把轴力求出来了,虽然是在最后一分钟,虽然最后证明很可能是错的。我想这次我真的尽力了,虽然还是觉得很遗憾。

    现在的手还是痛的,连筷子也握不住了。因为考完后我重重地给了墙壁一拳,虽然痛感还是没办法驱散手上的麻木,可那口别在我心里的气好像被钉在了墙上。不管怎么样,我完成了我的约定。但事情远没有结束。

    从现在的情况看,我是不太可能在五名以内了,这是不是说我真的没有具备某种能力,那难道我就要选择南理工的研究生吗?可是我有点不甘心。如果我想“知耻而后勇,”浙大会不会本来就是个我不值得挑战的高度呢~这有点迷茫了

     

     

     

  • 前天刚空降上海,在晚上睡了12小时以后,第二天早上8点还惺松的时候,就听老爸进来告诉我有人送快递。当时好惊讶的。急忙拆开包裹,里面就是让我感动的东西啦,说真的,突然收到这个真的太惊喜了!以下图片是用Canon G9的微距拍摄的,还是很清晰哒。

    俞舒明居然算准了这份快递会在6月27号到!太神奇了,除了惊喜还是惊喜。不过他丫的钢笔字(这是钢笔吗)怎么写得越来越优雅了啊。接下来,拆开来,居然真的是尤文图斯08/09主场球衣!我把它拿出来放到床上的时候手都抖了~天~~太漂亮了~尤文图斯总算舍得把那两颗星星加上去了。哎,说到这两颗星星,原本都29了,现在又只有27了,不怪天煞的国米又能怪谁?可怜的卡佩罗在尤文的两年……

    接下来是球衣背面。我喜欢领口上显眼的黄色的Juventus的字样。嗯……因为是内德维德最后一赛季的球衣,所以真的挺有纪念意义的。嗯……球衣稍稍有点大的,我没俞舒明那么高啦,还是太感谢了!啊我到现在还是很激动的。呵呵,过几天踢球的时候就可以拿来穿了!

    嗯,最后希望所有人能早日回到宁波,大家可以聚到一起玩。

     

  • 第二个南京的夏天,从最初的浑身不自在到现在的颇有点妥协意味的适应,是一个很自然的过程。QQ质疑我为什么现在睡的这么晚,我也只是一笑带过。在不关门而且外面又开着灯玩游戏的情况下,以我的能力是睡不着的,所以与其这么早躺在床上暗自窝火,还不如自欺一下,假装自己根本不累。在南京我学会了妥协,因为无奈;我学会了无奈,所以我主动地妥协。其实我有时候也会调侃自己说,我觉得别的室友“极品”的时候,在别人眼里我也是一样的另类。更为现实的是,当一个正常人在一群疯子中间的时候,那个正常人一定会被视为疯子,不正常的人;更何况我是不是个正常人呢?我会不会是一群正常人中疯子呢?罢了罢了,我是真的很无奈,可是除了妥协我没有别的办法啊。

     

    前两天在qq上和小桥聊了几句,一下子说到了很多。几乎每个人都在抱怨,说大学的同学虚伪,和他们合不来,会想起初中高中的那些很亲切的同学和朋友们。在大学里我真的觉得自己改变了很多,而且是质的变化。因为接触和高中完全不一样的东西,也因为这个阶段的特殊性,每个人都在飞快地成长着,也是在这样的一个环境中,互相的影响也起到了一个非常重要的作用,我们的一个意念开始清晰和强烈起来-----我要变强,不仅仅再是以前的学习成绩,还有许许多多不一样的能力和所有对自己的未来有益的事情。当然这种成长带来的副产物也有很多,那是不可避免的,我们变得现实,世故,谄媚,虚伪,自私,因为个人意识的再次加强,人与人之间的关系变得复杂,因为我们不会像以前那么想了,产生了更多的猜疑,不认同以及厌恶,而且我们也更加不愿意把那些负面的想法忘记,结果就是人与人之间形成了一条条深不可测的鸿沟。宁波的学生觉得江苏的学生真虚伪,江苏的学生觉得河南的人都很恶劣,河南的却在电话里在向自己的高中同学诉苦“我的宁波室友和江苏室友我真是看不惯,以为自己是什么东西嘛,还是你们那些同学好~”哎,这就是我想说的,其实大家都一样。

     

    在南理工感到有挫败感的时候我经常鼓励自己,“我是效实的好不好,什么牛人没见过,我没道理会输给这里的这些程度的人。”我一直认为效实是个精英学校,事实也是这样,因为宁波最好的人几乎都选择在这里读书。有了精英的生源,只要像其他学校那样教也可以培养出最顶尖的学生。事实也证明他们是最顶尖的,尤其到了高中毕业以后我的这种感觉越来越明显。毛一涵那个小妮子下学期就要去剑桥读书了,在我平庸的想法里,在这种经历下出来的人一定会成为某个领域有成就的人,因为她进入的是世界上顶尖的学校,和顶尖的学生老师接触,更因为她有这个能力,没有万里挑一,我想也有个万里挑五了吧。Joy的日志我也开始不知所云了,我相信GLEZ一定能在暑假里搞定GRE的,还有Emile的让我拜读的日志,和王逸聊天记录里的一篇蓝色,YYJ高达4的积点和许许多多出色的人,我想也许人生的分水岭就在此形成了,每个人都开始被归入自己所处的等级里。精英是不会成为庸人的,即使有机会,庸人也不再有野心成为精英。我想看到这里应该会有人想安慰我鼓励我了吧,这个就没必要了,我从来都没有怀疑过我成为比庸人厉害的人的能力,我想虽然路途很遥远,前面有很多优秀的人等着打击我的信心,可是我还是会执着地在这个只有一个人的路上坚实的前进的,这一点我决不会妥协!

     

    考试只是手段,不是目的,以一颗平常心完成考试,然后坐上回家的汽车,暑假还有很多事情等着我去做呢~

     

    PS:我和FrAnkLin都非常感谢Cheryl对我们博客的支持,也对她的身份充满了好奇,她到底是谁呢~

  • 2009-06-09

    很久没写了

    很早以前就听过一句话,叫“晚上想想全是路,早上起来走老路。”再次听到以后,觉得的确是很真实地描述了大学生的一种现状。进了大学,成长是实实在在地存在和不断地累积着的。就好像是一壶开水,原来虽然在升温,但却是不动声色,当水温达到了沸点,就仿佛突然开了窍,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想法就好像气泡,连续不断地冒出来,然后消失,但紧接着又有更多的气泡更加急切地往上冒。我们总会突然对某些方面充满好奇,又或者突然想到一些很特别的点子,然后就会作各种各样的计划,甚至还会因为自己绝妙的想法无法很快入睡。当第二天的阳光进入视线,一切看起来似乎是万事俱备的时候,我们的计划想法却像早晨的露水,在阳光中蒸发成了空气中不可触摸的水汽,兴许以后偶尔会想起,可那也只会是想起了。

     

    今天看了一个毕业生晚会。对于大四来说,这也许是最后一次踏入这个属于南理工记忆中的舞台了。我虽然只是大二。却也感受到了毕业匆匆的脚步,下学期就大三了,一段注定会很忙碌的时间,然后就是大四的一道道关卡,考研,毕业设计,或者是找工作。等待我的也会是一个毕业生晚会和与所有人以及南理工的道别。一旦时间的车轮开始转起来,什么都不会遥远了,我想对我来说还是那句话,只要不留下遗憾就足够好了,我想我也会觉得大学是最难忘的四年的,我也希望接下来的两年能带给我更多难忘的收获。

     

    耳边响起的最好不要是有歌词的东西,因为我太容易分心了。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写in winter习惯了,《tears》让我觉得放松,也让我的脑子可以清醒地想一些东西,包括很多的回忆,虽然只是零零星星的片段,可我就是个怀旧的人。Franklin的忙碌从他桌子上的东西就可以看得出来,但谁又能保证他没有刻意稍稍地布置一下呢~我想我也很向往那种忙碌的生活,那种把身边的笔记本,laptop,手机,笔都用作是工作工具的生活,但事实是我的生活几乎都打发在了笔记本,laptop,手机和一些无谓的东西上了。我到底还是难以积极起来,至少现状就是这样,实在是说服不了自己。

     

    不过有一点我算是想通了,与其挣扎地一事无成还不如放下包袱做自己喜欢的事情,那样也会有很多的收获的。至于培养怎样的兴趣那又是后话了,不过对我来说至少心里还是有数的。

     

    这学期剩下三周,我一定会坚守自己晚上想的关于理论力学的路,毕竟it’s about my future.然后考完试开开心心的回家。英语&C++&CAD,这是我暑假的计划,我想我的执行能力总归是在改善的。当然还有开心的同学聚会,这个也同样重要。

     

    如果物理课真的会在合肥找份关于建筑的工作的话,我希望他能开开心心上班,平平安安回家,顺带有所收获吧~

  •  

  • 冬天明显来得太早了。因为外面整日整夜地下雨,天空在一片白云和乌云的混沌里让人窒息的昏暗。走回家的路上撑起伞袖口裤腿和背包外侧还是被雨水打得透湿的时候,觉得其实挺委屈的,我觉得没有比我再可怜的人了。

    我从来没指望生活无忧无虑,真的,我希望我即将走过的道路上布满荆棘,然后就可以憋足一口气勇敢地趟过去。无奈这条路总是太长了,即将杀死我的不是荆棘本身,是在没有荆棘的平路上扑面而来的寂寞,在烟熏火燎的紫色天空下无处可逃。打开时间囊。

    来自小时候泛金色的每秒12桢的记忆,就像是一卷摊开来的蜡笔画册,画面上是幸福的一家四口人,爸爸拥着妈妈望向两个孩子,妈妈靠在爸爸的肩膀前认真地给怀里的姐姐梳头发,姐姐抱着绒毛狗熊让弟弟把头枕在自己的腿上,弟弟侧躺在沙发上安静地睡。所有人都在均匀地呼吸,背景音乐是温馨的三拍子钢琴即兴轻音乐。Il s'agit d'une famille heureuse------后来我才觉得奇怪,弟弟因为可以依靠姐姐而幸福,姐姐因为可以依靠妈妈而幸福,妈妈因为可以依靠爸爸而幸福,可是爸爸可以依靠的是谁呢。总有人会没有足够的依靠的吧,总有人必须顶天立地。

    这里不是都柏林,不是北海道,不是火地岛,到了夜晚天空只会一片漆黑,黑得连乌云也看不见,黑得把原本水杉木金色的傍晚直接泼成了墨色。如果实在寂寞了,就把身体蜷缩起来,陷进被子里,等到天再次亮的时候,就什么都过去了。在有阳光从乌云缝隙里洒下的白天,我算是和千寻一样的勇敢。

     


     

     

  • 2009-04-28

    啦啦啦

    先炫耀一下我的模仿,全凭印象喔,可能不是很像,可要每个一次写成这样也不容易~

    今天下午的阳光很灿烂,人造草皮上滚动的足球让我觉得很松弛,我像以前一样地奔跑着,一样追逐。晚上坐在教室里面,穿着T恤略微有一些冷,但是那夏天的风伴着耳朵里收音机里新奇的歌仿佛让我置身于以前的世界。有人说怀旧的人是因为对现实的不满,可我不是。一个熟悉的场景,一首曾经很熟悉的歌,一句有典故的话,都可以把人突然带回到那个刻骨铭心的时刻,也可以不是那么刻骨铭心,却一定是独一无二能的,够在心里驻留很久的,融入了很多很美好或是很强烈或是很真实感情的回忆。此去经年,曾经这样曾经那样。。。我想我可以很知足地笑了。

    前两天小孩问我个问题,“俞舒明,你说毕业后我们还能见几面?”冷不丁冒出个这样的问题,仿佛我心里的一块空白被扣开了。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学同学,在四年的朝夕相处以后结果几乎只可能是五湖四海的散开。我想起自己在初中的时候对现状的抱怨和对小学同学的眷恋,现在却和他们团结得不行。。。所以我想在大四和大家道别的时候,我一定会很舍不得的,虽然平时一副对什么都淡薄,满不在乎的样子,可是真到了那儿时候,眼泪还不得哗哗的。我计划好了,我就把我的初醉献给大学的散伙饭吧!既然无法挽留,就让离别的忧伤来得更猛烈些吧!什么都不说了,都在酒里了。。

    不知道最近我突然开始省钱了,买了个30块的山寨阿迪,里面实在是臭的不行;花了50买了件T恤,花了60买了双凉鞋,结果发现钱还是没多,哎~最近爱上便宜货了。

     

     

     

  • 2009-04-21

    Miu Miu

    最近很忙,就胡乱地写一点吧,让博客里填充更多点的蓝色。

    又开始上课了这周开始,又开始每天早上6点半起床7点半出门去买咖啡了。今天星巴克的姐姐超级热情地在我买咖啡的时候从抽屉里拿出一本算蛮精致的星巴克笔记本说送给我,当然不是每个人都有的。我曾经对朋友说,我要每天在星巴克买咖啡一直买到让他们做咖啡的成本降下来,呵呵,算是实现了么。拿铁一定要加三倍以上的糖,因为甜甜的咖啡顺着喉咙流下去的时候有幸福的感觉,于是整一天都充满了幸福。

    今天晚上刚考了Control System,90分钟的考试我提前25分钟交卷。通常我都会早交的,因为实在受不了一大堆人拥在考场门口说考试里的题目怎么怎么了的场面。然后“蹑手蹑脚”在众目睽睽下走出教室以后有一种很爽的感觉,站在路口的红灯下的时候忍不住偷笑,我也说不清怎么这么开心,然后等到自己回过神来的时候就眼睁睁看着已经亮了很久的绿灯再次变红。还是幸福。

    嗯……现在的生活感觉已经很满足了。我有两台笔记本了,我有两支钢笔了,我有两只钱包了。把Bose的大耳机套在耳朵上听《情歌》的时候什么外界声音也听不到,就像是梁静茹在耳边唱一样。经常在课上的时候一阵一阵地看BB上的小说,然后教授老是以为我是日理万机的生意人,对我很刮目。这种满足的感觉就是幸福,幸福就是───那种───怎么说……就是有只树袋熊暖暖地往你身上蹭的感觉,就是闭上眼睛时突然有什么甜味的东西陷进内心柔软的部分的感觉,就是用钢笔在试卷上顺利答完最后一笔的的感觉,就是在机场过了海关走向登机口的时候看到回家的飞机的感觉,就是两个人凑在一起拍了大头贴后一起去吃烤肉的感觉,就是女孩穿着蓬松下摆的白色连衣裙赤着足踮脚走过白色沙滩的感觉。

    图片是猫扑转的。

     

     

  • 不知道是什么原因想起来要给我们RW做一个徽章,然后昨晚就开始想差不多该是什么样子的。不管怎么说,很多很有“气势”的徽章标志都是画在一块盾牌上的。这是我一开始的想法。至于盾牌的形状……圆的太俗气了,方的又很古板,像是尤文图斯和米兰一样的椭圆形里面的图案不太好设计。然后就成了下面这个样子。

    (我很喜欢盾牌周围一圈铆钉,呵呵~)有了大致轮廓的形状,里面的图案是我想了半天的。有一点Porsche的色调。中间是一个类似圆。我的理解是一整圈的花瓣,金黄色的。你们随便怎么理解吧。

    “花瓣”的背后是传统的分成四大块的布景。我不会刻意抄袭Porsche,但毕竟很多西方传统的家族徽章都是这样子的。我把一,三两块弄成同样风格的横条,而二,四两块是整块的同一色。因为工整的横条可以在视觉上平衡前景上的一整圈“花瓣”。

    至于选色,一三两块的横条是猩红色和淡金色,我觉得这样子的搭配很协调也很引人注意,有点奢华的感觉,但绝对不庸俗。我想过用猩红色和卡其色的,可是卡其色真的太……平凡了。第四块上是一整块黑色,用来压低整体的色调,我可不想真个盾牌的色风变成浅色,稳重,稳重。至于第二块……我想来想去没想好该怎么办,暂时留白吧,这样不对称也挺好的。

    整块盾牌里最重要的部分,就是“花瓣”中心的字母。既然是Rock Wing,就应该是RW。但我想了半天也不能把R和W两个字母用很好看的方法缠绕在一起,你们可以试试看然后告诉我。R和W的中间部分都很复杂,放在一起不能完全不能变得更加漂亮。然后我就决定舍弃W,就留一个R吧。R的颜色很难形容,我画得也不是很好,我想要是用Photoshop来表现会更好,是那种介于猩红和朱红之间,又完全不跟大红相关的感觉,那种鲜红色的布料被打湿以后呈现出来的颜色你们可以想象的吧。嗯。

    差不多就是这样子了,把盾的边框修饰一下,再次表达对这32颗铆钉的喜爱!我觉得它们才是整个图案最精髓的部分。

    画完了,把所有用到的彩色铅笔的拿出来show一下。左边的文稿纸上是我昨晚想到的图案,用圆珠笔画的,标注了各部分的颜色。打草稿的时候用掉很多文稿纸的,不过这是最后的方案,呵呵。整个画的过程中的工具只有这些彩色铅笔噢,没有用到尺啊圆规啊什么的,我想来不喜欢用这些……


    请大家在留言里发表下对于这个标志的感受吧,有什么需要改进的啊什么的。因为手画有很多局限,很多曲线的地方不是很工整。要是下次我学会用Photoshop来画的话就会更漂亮了。我的想法么,就是等到7月份我们聚在一起的时候,把这个徽章印成贴纸,然后可以贴在手机背后噢。挺炫的吧~



     

  • 2009-03-28

    3.28

    我得承认其实我一直都是一个嘴硬的人,从来都认为我做的一切都是有理可依的,都是沿着或是正确或是恰当的路线前进,我从来都过分自信的认为,我比别人都要站得高,我比别人要看得明,我不愿意去染指那些我不感兴趣或者不屑的东西,这一切似乎就预示着我是一个跟着感觉走的人。可实际上感觉是不能当饭吃的。

    我很清楚的记得我高中的两个可笑的观点,1我读书不求甚解2我不看书的,因为我不想让书中的思想左右我。倒不是说年轻的时候不应该犯错误,更不是说年轻的时候不该轻狂,只是,我不应该这么自负以及盲目的,以及到大学以后越发不可收拾的个人意识和一如既往的不可一世。直到现在我才从迷蒙中恍然惊醒,其实我根本没有什么不同的。站在大二的尾巴上,看着前面的路,我一片迷茫,看着身后走过来的路,我清楚得记得我是如何坚实地走过来的,可在路面上根本就没有留下什么我的脚印,这一切是怎么了?

    大学是人生中最重要的四年之一,我相信前辈的话。带着好奇的心,我步入了森严的大学校园。在大学里我学会的第一件事就是,人要松弛,宁波人更需要松弛。那是一种更容易创造奇迹的状态,一种于己于人都积极的状态。虽然没完全学会,我还是继续着我的玩世不恭,这也是松弛的副产品,只是颇有点要天才不够天才,要坏不够坏的意味。

    住宿的生活对我来说是全新的,也是大学里最让我无奈的方面。由此,我学会了无奈和忍耐,其实我不想像个怨妇一样的,可我却真的想要追求书上所说的规律的作息,结果是讽刺的,我隔三差五地感冒。我无力地申辩说其实我三四年没感冒了,可那只会让我觉得更讽刺。我想我的妈妈,其实我真的是个不会生活的人,正是妈妈无微不至的提醒,才保全我健康的成长。在南京,我真的像个抹着鼻涕坐在地上哭的孩子一样,任病魔肆虐。在那时,我会特别想家,但也不敢打电话回家,我怕妈妈会察觉到我的病情,怕她会担心,可我还是让她担心了。可怜天下父母心,我越来越可以理解这句话的感情了。就像当教练一样,我的队员们出色的发挥带来的愉悦与欣慰远比我自己进球要开心。最近在看的《奋斗》里陆亚迅的“软弱”让他的父爱更加伟大。陆亚迅一生不求人,可是为了陆涛,这个都不知道说不说得上是他儿子的儿子,他做了一切却什么都没说。陆亚迅就是天底下所有好父母的缩影,就算为了他们我们也该好好的活。

    高中的学习是由作业堆砌起来的,我们没有太多的闲暇去了解作业以外的事,即使接触了,我们也不明白。而大学似乎就是一把打开外面世界的钥匙。让我开始思考类似“我到底应该在大学里学到什么,我到底该成为怎么样的人,我需要怎样发掘并证明我的与众不同的能力,我应该怎样为人处世。”我的头脑里的意识却没有因为我手上的越来越多的答案而变得明朗起来,或者说意识明朗了,我与正确之间的距离却没有丝毫缩短。我尝试着各种各样似乎有趣的事,我送纸条给一个陌生的女生,其中一个目的就是想考察我的沟通能力;我花一个星期去学一门课,为了考察我的专注的能力;我去唱歌,为了考察我high能力;我看时尚杂志,为了从中了解热门的话题,例如米歇尔奥巴马是一个时尚达人;我看《奋斗》,为了了解当代年轻人向往的生活方式;我看老旧磨片,研究各个导演的手段技法。。。我试图获得更多的东西,可是我渐渐质疑这一切的意义所在。就好像我是一个知道目的地的人,可我流连着路边的景色,而很多人并不知道自己应该获得什么,却埋头进步着。我知道他们更好,好得多,我错了,我要为我的懈怠,懒散,借口付出代价。ANGEL两年前的一句话直到现在我才松口承认,我不是个上进的人,从来都不是。

    效实的同学都是好样的,你们的成绩让效实觉得荣耀,让我觉得汗颜。为什么带着小小的野心,你们的变现越来越出色,而我却在大大的野心中堕落迷失。解释只有一个,我做的远远不够,我狠不下心,我是真锉。

    我承认,我很挫。

    口口声声口口声声地说了很久,也从来没人认为我不明白,我必须恶化我的生活,我必须守住这一份寂寞,否则我会后悔的。

    我还有时间,我还有希望,我还有遗憾,我一定还有救。